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1】

夏满回国得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在某知名娱乐杂志当编辑。
这份工作说好也好,毕竟刚回来进的就是这样的大公司,以后怎么样先不说,起点就是比别人高的。这个杂志是为娱乐圈的明星打造,以后避免不了跟他们打交道。夏满摇了摇头,顺其自然吧。
上班的第一天,夏满就意识到,杂志能长盛不衰销量第一的原因,很大一部分就是工作人员的干劲。
杂志社里的每一个人都在拼命努力。夏满记得主编跟她说:
“要想站稳跟脚,首先你得比别人拼。耶鲁大学的文凭在我这里一文不值,我看中的是你的经验。”
在国外两年的工作经验。
夏满如释重负的笑了笑,眼前的场景就好像回到高三那年,每一个人都在埋头苦干的样子,她摩拳擦掌,准备加入这一阵营。
毕竟一群人一起往前冲的感觉总会比一个人往前冲要好一些。



“小夏姐,这是新一期的排版,你看看没问题等会就直接印出来了。”
摄影师还在拍封面,夏满抱着本子,对她点点头,“等这组拍完合成一下再看看。”
封面明星拍的是一个当红小鲜肉,十几岁稚嫩的模样,却偏偏装的成熟。摄影师不断要求着摆造型,一遍一遍,一遍一遍,他有些不耐烦,仍然耐着性子听话。夏满看过去,仿佛透过他望见了十年前的那个人,被要求穿上不同的服装,摆着不同的造型,被要求完美到细节。乖乖的听话,为了在这个圈子里生存下去。偶尔跟资历老的前辈合作,免不了受一番欺压。背后受到的伤害,他还得在镜头前微笑着美化:“前辈对人很暖,很照顾我。”
那个时候才十七岁吧,什么都不懂什么都不会。公司没那么厉害,只能凭借着人气自己赚资源。好在身边还有两个男孩陪着,也不至于那么孤独。
王俊凯,我错过了你的成长,也终究没有等到你破茧时刻的模样。
眼前的小男孩又被经纪人训斥,低低着脑袋。这样的场景大家都司空见惯了,没人插手。夏满忽然就生起一股保护欲,小声的打断经纪人的教训,说:“下一组服装要准备了哦。”
男孩猛地抬头望着她,夏满怔了怔,脑海中仿佛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只觉得男孩有些面熟。
“夏满姐姐。”



夏满看着面前埋头吃冰沙的boy,于心不忍,开口道:“那个,别吃太多啊,你等会还有通告。”
楠楠抬起头,鼓着腮帮子含糊不清的说:“别管他们,唔……经纪人姐姐什么也不让我吃,可把我闷--嗝、坏了”
“没想到,你竟然真的出道了”
夏满还记得六年前在横店拍戏的时候,千玺接了一个电话,不知道对方说了什么,她只听到他的声音忽然拔高道:
“你敢去试试看”
而后他推了一个月的演出,先斩后奏,为此被公司骂得惨不忍睹。后来夏满听王俊凯说才知道,那个时候千玺那个12岁的弟弟要走哥哥的老路,千玺不肯,找到签约公司,愿意以双倍违约金赔付。易烊千玺的弟弟,一个三岁就有了后援会的男孩,简直就是一棵摇钱树,公司怎么都不肯放。后来的事,夏满所知甚少,只是听说千玺和公司一直闹着,再后来,她就彻底跟他们断了消息。
“夏满姐姐,我终于见到你了。”小孩吃完了冰沙,摸着圆鼓鼓的肚子心满意足的开口。
“什么叫终于?”夏满觉得奇怪。楠楠看着她,说:
“夏满姐,王俊凯的锁屏壁纸手机密码都是你。我亲眼看见过,他一闲下来就不停的解锁手机,解开了什么都不做,呆呆的望着屏幕然后又关掉,关了又开,开了又关,反反复复。”
楠楠眼神分外认真,当初见过两次的小小男孩好像一下子就长大了,有了自己的选择。
而选择了,就要负责,没有谁能够例外。
“哦”夏满握着小勺子,有一下没一下的挖着碗里的冰沙,忽然觉得小腹一热,她皱眉,说:“我还有事,你自己回去吧。”
夏满回到杂志社的时候,人已经走了,同事小妹凑过来,戳了戳她的胳膊:“小夏姐,你去哪了?”
夏满咳了咳:“补血护体打BOSS。”
于是小妹恍然大悟:“小夏姐,你也来例假了啊。”



夏满半夜接到主编的夺命连环call,命令她十分钟以内到摄影棚完成一个加急任务。夏满睡眼惺忪来到摄影棚,没想到会看见楠楠。
十五岁的boy靠在门边冲她挑了挑眉:“姐姐,我帅吗?”
夏满扶额,你怎么又来了。
“我跟我哥一起来的。”
夏满怔在原地,楠楠哥哥,易烊千玺,TFBOYS。
他。
夏满忽然想逃。小妹从门口探出了个脑袋,喊道:“小夏姐,你快进来。”
夏满说,好。然后走了进去。像以往拍照一样,坐在摄影师旁边,捧着一杯开水打瞌睡。
“小夏姐,这组拍完了你要不要看一下。”
夏满正想接过却又收回了手,淡淡道:“不用了,继续吧。”吞了一口白开水,冰的刺骨。
小腹忽然一阵剧痛,夏满望着手中的凉水无语凝噎,竟然忘了自己情况特殊。她起身,往厕所的方向走去。阵阵剧痛让她几乎失了力气,突然身子一软,跌在了墙边。
“我以为,离开了我,你会过的很好。”
是谁的声音,谁在耳边浅浅的叹息,谁的手扶起了自己,谁的眉目逐渐明晰。
“不干你事。”
夏满撑着身子拐入门口,没有看他一眼,身下的疼痛提醒着自己的曾经。

王俊凯,你根本不懂。








“从一开始看见你高高瘦瘦的背影我就会觉得很难过,莫名的难过。看见你倔强的用小小的肩膀撑起一片天,我就担心你会因世界的恶意而失去笑颜,就想倾尽一切留住你的无邪。”

夏满第一次见王俊凯,是在拍宣传片的时候,表姐是他们的助理,看她无聊就带她来片场帮忙。夏满第一眼便望见站在中间的那个十三岁的少年,五官还未张开,嘴角轻轻上扬就露出浅浅的虎牙,脸上还有淡淡的婴儿肥,却已跟十四岁的夏满一样高了。身边的两个弟弟没那么高,三个人站在一起,美好的恰如其分。
“给你。”夏满望着面前的人,桃花眼微微下挑,长长的睫毛投下阴影。她接过递来的零食,原以为男孩会说什么,他只是笑笑,转身离开。
那天她跟着他们走过了那个水池,那辆列车,那个走廊。那个时候他们还默默无闻。谁也不曾想到,未来的某天,这些地方会被无数人寻访,而这些人,都是慕名而来。
慕他之名。
她从表姐口中知道了许多关于组合的事,知道了公司困难时期他一个人的坚持,到后来王源进来两个人的守望,最后终于盼来了三个人的梦想。
过程多不易,只有三人知,姗姗而来的那些人其实什么都不懂。
夏满真正跟王俊凯有交集应该是在高二的时候,她在学生会里见到了王俊凯,那个时候她还是学生会副主席,而因为即将迈入高三,所以由王俊凯接替她的工作。交接过程有些繁琐,一来二去,两个人也熟了。彼时的他已经很有名气了,收发室会有很多来自全国各地给他的情书,学校也因他而名声更响。
夏满高二的暑假有一场活动,是市里组织的,高中派两个代表,正好选中了她和王俊凯。两个人跟其他学校的代表可以一起到加拿大交流学习三天。王俊凯原本是没有时间的,暑假已经接了一部戏,但是因为名额已经定了,他将日程推了推,挤出三天随团出行。
夏满是第一次坐飞机,而王俊凯已经是一个每周至少飞两次的人。她有些晕眩,靠在椅子上闭目养神。忽然一阵颠簸,广播里说什么她没听清楚,只是本能的抓着身边牢靠的东西,捂着胸口,双目紧闭。
她感觉背后好像有那么一只手在轻轻拍着,一下一下,舒缓而温和,她倒回椅子上,昏昏睡去。
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落地。夏满站起身,脚步有些虚浮,有人轻轻碰了碰自己的手,夏满转头,发现自己的右手还拽在王俊凯的衣服角,她一愣,有些尴尬的放开,伸了伸僵硬的右手关节,说:“抱歉。”
衣角被拽起层层褶皱,王俊凯叹了口气:“没事。”
后来夏满问他为什么那个时候要叹气,王俊凯轻飘飘回了一句:“处女座强迫症。”
夏满笑的眉眼弯弯,已经想象到当时他心里那两个小人的斗争,脑海里浮现出他眉头拧着一副纠结的模样,就忍不住想笑。
夏满原以为王俊凯经常请假英语没有那么好,谁知道他的发音正宗而流利,王俊凯告诉她公司其实有在网上帮他找老师视频教学。夏满看着他瘦瘦高高的模样,心想一个十五岁的男孩怎么会蕴含这么多的力量。
而夏满没有想到很多年以后说出这句话的人竟然是他。
“阿满,你怎么能承受的住这样巨大的力量。”

王俊凯的粉丝疯狂的超乎了他们的想象,竟浩浩荡荡追到了加拿大。夏满远远望着被围堵的那个人,些许叹息些许无奈,拜托了同行的一个男生将他救了出来。王俊凯嘴唇抿的紧紧的,他一生气好像就会做这个动作,加拿大天气不热,他却使劲把帽檐往下压,夏满从下往上去,看见他睫毛密密的压下,漠然而沉闷。
一整个下午交流活动他都没怎么说话,默默站在角落跟着大队前行。自由交流的时候夏满接到表姐电话:
“小满,王俊凯怎么了怎么不接电话?”
夏满把事情说了一遍,表姐还没来得及说话,手机就被抢走了:“夏满是吗,把电话给王俊凯。”夏满偏头望了望坐在墙下的王俊凯,整个人陷入阴影里,散发着生人勿近的气息。她说:“王俊凯去厕所了。您有什么事我可以帮忙转达。”
那边嘈杂了一会儿,大意是说该不该让她转达。经纪人的意思本来不想让夏满插手的,但奈何王俊凯根本不接她电话,旁边表姐又劝了劝,最后还是说了:“你让他别耍小孩子脾气,别被狗仔拍到说耍大牌,跟同学处好关系不要我们一不在就………”
夏满听着耳边命令式的口吻,就是一个当权者对被施舍者的语气,莫名觉得难受。她等对面的人说完,一声再见便挂了电话,王俊凯的脸被帽子挡住夏满只能小心翼翼的靠近,经纪人的话大意就是要忍不能被抓到把柄,她望着他瘦瘦的身影,头靠在双膝上,忽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王学弟。”
帽子下的脸露出来,仰头望着她,神色没有刚才那么冷漠:“是你啊。刚才谢谢你。”
“不过如果你要替Yuna传话那再见吧。”
夏满语塞,话都说这份上了她也不好再说什么,娱乐圈里的是是非非她也不太清楚。于是她从背后变出一罐海之言:“不说不说,你喝。”
王俊凯直直盯着她,觉得脖子有点酸,于是拍拍手跳起来站在地上,一下子就变高了,他低头接过海之言,拧开盖子,咕噜咕噜的喝了好几口。夏满看他忽然站起来,自己不得不仰起头看着他,少年下颔的线条,喝水时候喉结一下一下的震动像夏天的蝉鸣扰的她心神不定。王俊凯握着饮料,定定的俯视着她,有一丝压迫的意味,仿佛在说“还有什么事吗没有就走吧”。王俊凯往前走了两步,夏满咽了咽口水,说:“其实你不用那么难过的,反正我们刚才也只是在原地教学,你没有影响到我们。”
夏满正觉得自己犯傻跟他说这些话的时候王俊凯忽然就停住了脚步。夏满怔怔的望着他的背影,正好在光影边缘,碎碎的细阳落在他发间,夏满站在他身后,只能看见他披着阴影的背影和微微前倾的落满阳光的头发。王俊凯终于转过身,眼睛微眯,站在原地望过来:
“夏满,别后悔。”

评论(1)
热度(36)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