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2】

回国之后夏满才知道王俊凯说的别后悔指的是娱乐报纸头条“TFBOYS队长王俊凯国外私会女友,恋情曝光”
他以为她知道。
其实她不知道。
经纪人那天说别让狗仔抓到把柄,可是她还是给他惹来了麻烦。她想,不仅表姐会被牵连,他的日子应该也不好过吧。
校园里现在多少人虎视眈眈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始终放心不下,去舍管老师那里拿回手机,发了条消息给他:
狗仔的事情我有责任,影响了你很抱歉。
发出去以后才想起来他没有存自己的号码,没有署名他根本不知道发信人是谁。刚想再发一条解释一下,一通电话打了过来。
“夏…咳咳,夏满。”
电话那头的声音微微沙哑,像是疲惫至极,他清了清嗓子,低低的喊着夏满的名字。
“你怎么知道是我?”
“我向小陈姐要了你电话。”他口中的小陈姐就是夏满的表姐,夏满支吾了几声,忽然想不起来要说什么了。还是王俊凯先打破了沉默。
“你的短信我看到了,不是你的错,我那个时候也才看到狗仔。”
夏满回神想起自己找他的初衷,两个人抱着电话站在两个相隔甚远的地方望着同一轮月亮互诉衷肠。
或许衷肠是没有,但是那个晚上,夏满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一点一点填满。这通断断续续的电话好像一根似有若无的红线,将他和她从此系在了一起。
王俊凯的班级就在夏满楼下,她经过的时候,正好他刚回来。夏满犹豫要不要打个招呼,王俊凯已然擦身而过,好像什么事都没有发生。
只有她听到少年在耳畔轻轻落下的一句“hey”.
高三的学生已经没有假期这个概念,夏满每天刷题刷的头晕脑胀,学校广播站几乎每天都会放组合的歌,夏满忽然想看看楼下的男孩是不是像以前一样捂着耳朵摇头不听。她记得学校第一次放组合的歌的时候,他们还没有现在这样的火,还是只有四五百万的粉丝的小明星,至少圈内圈外许多人还是觉得他们走不长久的。
所幸,自始未终。



夏满从大街小巷铺天盖地的应援知道王俊凯生日要到了。生日前一天晚上,她接到了寿星的电话:“夏学姐,今晚有空吗?”
对面的人调皮的模仿着那日夏满的语气,一声学姐叫的意蕴丰富。夏满“啊”了一声,他说今晚请她一起过生日。
到了他家里才尴尬的发现只有她一个女生。王俊凯的同桌腿哥拍拍他的肩膀,低声问:“怎么回事怎么有女孩子?”
王俊凯挑挑眉:“我上级,咱得打好关系是伐。”腿哥暗骂他不是兄弟,撞了他一下,恨恨道:“有女孩子不跟我说声兄弟也好穿的清楚一点。”王俊凯上下瞥了他,温柔无害的笑道:“有一种东西叫对比衬托。”
腿哥恍然,心里一横:为了兄弟的幸福,咱忍了!
夏满拿出生日礼物,是一只DIY的不明物种。王俊凯愣了愣,心中欢喜,只是面色如常。她问:“生日不能提前过的啊。”
王俊凯嘿嘿嘿的笑,“这不我明天得开生日会啊,今晚提前跟你们过一下。”
夏满坐在角落里,尽量让自己没有存在感,但是异性物种始终是众人的焦点,她显得又些格格不入,直到最后打游戏的时候,她凭借着多年陪表弟杀boss的经验成功挤入小伙子的朋友圈,哼哼哈兮不亦乐乎。腿哥啧啧道:“没想到你一个女生打起游戏这么生猛。”
夏满笑了笑,转头看见王俊凯端出了蛋糕,有些惊讶:“不是应该先吃蛋糕再打游戏吗?”
王俊凯故作神秘的嘘了一声,将蜡烛丢给夏满让她帮忙点,自己要去拿打火机。她不疑有他,老老实实的插蜡烛,蓝色,红色,绿色,橙色,整个蛋糕被插的满满的。王俊凯点上火,关了灯。夏满看见男孩笑出了猫纹,虎牙尖尖的,眉目温润。烛光倒映在他眼里,深深浅浅点点,荡漾开层层波光,夏满移不开眼。
那年秋天你的猫纹深深印在了我的心里从此岁月都流动着难以名状的温柔。
那年秋天你的虎牙尖尖的还很明显在我的青春划过的痕迹是旧时光的馈赠。
那是我们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







“我想那一刻我是真的喜欢上你了。即使我知道不是喜欢就能在一起,我却还是控制不住自己去想你,日久天长,就像一锅粥,慢慢熬成了米汤。喜欢你,也终于变成了习惯。”


等夏满从卫生间里出来时,他们的照片已经拍的差不多了。夏满看见主编站在摄影棚正中间,一见她过来,便毫不客气的开骂:
“我是怎么跟你说的,二十四小时必须随叫随到,你倒好,一来就跑的没影了,所有人都跟你一样半夜被叫来,只有你一个领班的偷懒跑了,你自己说说这是什么事!”
夏满低着头,一声不吭,主编踩着恨天高气势汹汹的离开后,她倒了杯热水,对大家说了声对不起,一个人缩在椅子上。天色昏沉,夏满的脑子也是昏昏沉沉的,头脑里翻来覆去都是安夏的剪影。
这是她唯一的心结,始终无法解开的心结。


2017年,王俊凯终于如愿以偿的考上了中央音乐学院。
而夏满,已经在人大读第二年了。
年底的时候,表姐发现怀孕,向公司请了假,推荐夏满去当特别助理。
“就这么几个月,你替我我才放心。”
表姐如是说。后来夏满才明白,这或许就是她与经纪人最不一样的地方:她是真的把他们当作有血有肉活生生的人,当作自己的弟弟看待,而不是赚钱的机器。
夏满便顶替了表姐,做了他们的助理。
说是助理,往往都是一离开粉丝的长枪短炮,王俊凯就抢过自己手里的行李放在小马哥手中,原本以为是不喜他人碰他的东西,谁知道日后偶然问起时王俊凯说:“我舍不得。”
夏满笑了,什么东西那么宝贝。
王俊凯却噤了声,好看的眼睛不自在的移开了目光。
天大的宝贝也不及你珍贵。

明明只是短短数月的助理,夏满却觉得过了数年。
每次到达机场,都是纷乱拥挤的粉丝架着各种装备,闪光灯的光芒有些刺眼,咔嚓咔嚓的照相声和笑声和起哄声,她不知道怎样去表达自己的感觉,看见他艰难的在人海中穿梭,她很想帮他,却什么也做不了,只能陪着他穿越人潮拥挤。当她第一次听粉丝喊道:“小凯笑一个”这样的话的时候,她几乎怔住了,只是麻木的被人潮拥挤着向前。她看见王俊凯乖巧的笑着,对那些粉丝鞠躬,她就恨不得将他装在口袋里悄悄带走。
原来不觉间你已经占据了我心里的重要地位。
可是我视之如珍宝的少年怎么能被人世的纷乱打扰。
也许是愤怒压抑的太久,当那一次快开学,她看见机场翻倍的人,相机手机几乎贴到王俊凯的脸上的时候,她不知哪里来的勇气,一把推开堵在前面的人,人群一下子安静下来,沉默以他们四个人为圆心向外蔓延。她盯着对方狼狈的样子,很想用力吼道别挡道,最后却发出的声音却有些沙哑:
“让一让好吗,王俊凯昨晚刚挂完的点滴。”
她不知道身后的王俊凯什么反应,人群不自觉让出了一条道,她一路向前不回头。
她只是说了事实,王俊凯昨晚因为拍戏发起了四十度的高烧,点滴打到凌晨一点,在医院小憩了一会儿直接赶来机场。她不用回头都知道他的脸色一定是惨白的。
而这只是他生活中小小的一部分,还有多少次累的病倒了却强撑着的经历,她不知道。
如果不是因为助理这个角色,她一辈子也不会知道王俊凯的青春是怎么过来的。这样反反复复的经历,她看到心里都难受。王妈妈肯定更心疼了。
你咬着牙关忍下所有伤痛转身对我们露出笑容,没有人知道你在背后经历了多少风雨无助。
之后的一次夏满看着枕在自己膝盖上的王俊凯,心里堵堵的,不小心把话说了出来。原本以为睡着的人却悄悄的呢喃:
“不过还好,现在有你陪我啦。”
后来王俊凯说,当时看到她小小的身影不知哪来的力气推开前面的粉丝,一字一句快要哭出来的语气说“王俊凯昨晚刚挂完点滴”的时候,他心里竟蓦地一疼,然后看她在人群中开出了一条路。她走在前面,脚步坚定,白色的衣服披着全世界的阳光,在汹涌的人海中兜兜转转最后落到了他心底。那一刻,她像极了一只刺猬,为了保护想要保护的人而竖起尖尖的刺,瘦弱的身影却倔强的像冬天冰雪夹缝里的草芽。
王俊凯跟她说:我当时心想,完了,这下是彻底栽了。
夏满想起的时候靠在窗边寂寂的笑,窗下茂盛的香樟树的叶子时不时碰到白墙,只一下,又马上弹回去,多像那些年的她,小心翼翼的接近,却每次都在临界点那里退却。而他,始终站在那里,只要她再走一步,就能稳稳被他拥在怀中。
后来她终于走出了那一步,结果却跌的遍体鳞伤。
不是他的错也不是她的错,这本就是命运

评论(1)
热度(21)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