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3】

“这条路终于望见了尽头,好像伸手就能拥抱整个宇宙。”





2021年TFBOYS的风头已经没有那么盛了,娱乐圈不断有新的男团冒出来,十年之约也终于快到了头。
夏满毕业后回到重庆在时代峰峻上班。她接到十年之约演唱会的计划书的时候,翻了翻日历,才惊觉已过了十年。
那句话怎么说来着。在你身边,好似与岁月共眠。
她跟着王俊凯起起落落披荆斩棘原来快八年了。
她竟浑然不觉。
那天录制节目以后,夏满去导演那里还材料,回来的时候休息室的门半掩着,王俊凯王源易烊千玺三个人都挂了彩。
夏满一惊,上前拽住王俊凯的手臂,却撞见他眼底凄然,似蒹葭覆上皑皑的白霜。夏满心中疼痛,她从未见过王俊凯这样的眼神,装满了深不见底的哀伤。而他的下一句话,却更加猝不及防:
“阿满,你别离开我好不好?”
“说你不会离开我。”
“说你不会。”
一字一句,字字句句,好像用尽了一辈子的力气。
夏满不知道什么样的事情能让一向冷静的队长如此失态,她张嘴,却发不出声音。王俊凯殷殷切切的眼神带着祈求与慌乱,夏满告诉自己门外还有粉丝必须先稳住他于是点点头,将手搭上他的掌心:
“我不会离开你的。”
语气真切的连夏满自己都相信了。
这句话自此仿佛就是一句永生不换的承诺,两个人的关系被重新定位。
离开他以后这句话也时时缠绕着夏满,最后却熬成了梦魇。生安夏的时候夏满大出血,躺在病床上感觉身下温热的液体涌出,生命在一点一点的流逝,衰亡。她始终记得那句承诺。夏满想,即使不能跟他在一起,也要给自己机会好好活下去。
很久很久以后她才承认,大出血的时候想的活下去,不过是因为活下去才能有机会重逢,才能感受你的喜悦,心疼你的泪水。
如果听我许诺的你知道后来我离开你颠沛流离,是会生气我没有遵守诺言,还是像以前一般心疼我在外面的世界漂泊无依。




在娱乐圈里混,没有点绯闻都不好说自己是当红鲜肉。所以夏满看见微博上铺天盖地的“TFBOYS队长王俊凯与影星蒋媛共同出入酒店套房”这样的新闻告诉自己其实很正常。去超市买了两个蛋,几根黄瓜,一袋方便面便回来,到家才发现自己去超市的目的其实是买一瓶酱油。
夏满坐在椅子上发呆,手机响了她接起,好听又温柔的声音:
“小凯。”
王俊凯站在剧组的空地旁,看见微博上的新闻以后想打个电话跟她解释解释,却在听到她平和的声音的时候想这是最正常不过的事她应该懂吧便岔开了话题,说起自己过两天要飞回重庆,想吃火锅。
夏满说:“小凯,你当时如果能好好的跟我解释,哪怕只有最后那一次,我们都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他太信任她也太信任彼此的感情,而信任给予一个没有安全感的人又是多么可怕的事。
我信你则不说,你不说所以我不知道真相。这样的起伏多了,夏满终究还是累了。当王俊凯跟蒋媛又一次传出绯闻的时候,夏满正在厨房里做饭,听到他打来的电话,莫名的烦躁,一下子摁掉了。挂完电话又觉得不舍,到底还是回拨过去,却听见一个女声,甜美清脆:
“您好,请问您是?”
夏满的手紧攥着手机:“我找王俊凯。”
“不好意思哦他在洗澡。”
“请问你是?”
“我是蒋媛。”
积木堆得太高总会有坍塌的那一刻,夏满几乎每天都听到蒋媛这个名字和王俊凯连在一次,久而久之,自己好像也信以为真了。她知道,王俊凯是不会让别人碰他手机的,蒋媛能接电话,无非是因为他跟她在一起,而他也许没听见手机铃声。
这是她能想到的唯一的解释,牵强的都笑不出来。
当她已经半个礼拜没接到他电话的时候,忍不住打了一通,却被告知他被送进了医院。而等她急匆匆的赶到医院却被拦在了门口。夏满忘记带工作证,怔怔的站在原地,四周都是粉丝,同样被拦在门口。她想她们终究是不一样的,只是这一刻好像她与粉丝之间没有什么不同。
姗姗而来的蒋媛却戴着墨镜像走秀一样的优雅步入医院。夏满盯着她的身影,忽然对上了她的视线,蒋媛停下脚步,对身边的人说了几句,然后仪态万千的走过来,挽起夏满的手:“是你啊,夏满姐姐。”



蒋媛第一眼就认出了夏满,跟她搭戏的男主角每日心心念念的阿满,原来也不过如此。
没有倾城的容颜没有繁华的履历,甚至还比他大,蒋媛实在想不出她能有什么地方吸引王俊凯。所以在见到她的第一眼,就毫不犹豫的带走了她。
于夏满,确确实实是一个重击。
正牌女友被拒门外,而绯闻女友却被迎进病房,孰轻孰重,一目了然。
夏满终究还是没有看他,她在门口停住脚步,问了问医生确定并无大碍后,转身离开。
王俊凯在医院躺了整整一个星期,固执的不肯出院,每日等着那个身影出现在病房门口却终是无果。他以为她不知道,但是蒋媛的道歉却让他失望又难过:
“对不起啊,那天你被送来医院手机没带走,我帮你接了一个备注是'阿满'的电话,跟她说了你在医院。”
原来她知道,但是为什么她不来。
王俊凯一下子蹦下床,面无表情沉默的让人办了手续,转最快的航班回到重庆。家里空荡荡的,只有桌上一锅满满的火锅。他喊着夏满的名字,没有人回答,心下一紧,掏出手机打电话。一阵忙音之后终于听见了心心念念的那个声音:
“是王俊凯么?”
王俊凯听到她声音的那一瞬间便安心了,只是下一秒反应过来她话里的意思,语气沉下:“夏满,你什么意思?”
夏满正在医院挂号,看见王俊凯的电话第一反应是他好了,却不知道是不是本人,便问了那么一句话,谁知道他回答得烦躁而不满,心里明白他会错了意,正要解释,听见他说:
“夏满,我在医院等你那么久,你为什么都不来看我?”
夏满望着面前长长的队伍,似乎烧的更厉害了,她想起蒋媛的话语和她的模样,只觉脑子不够用了,整个人昏昏沉沉的,一时沉默无语。王俊凯没有收到她的回答,甚至连一个借口都没有。他突然就生了气,甚至有些失望,嗓音低低的,说:
“还是你根本不在乎我。”
语气中夹着戾气狠狠刺伤了夏满。




怎么可能不在乎?
我听见有人获了奖就会想到你的荣耀然后情不自禁地骄傲,我看见校园里牵着手的情侣就会想到你修长骨节分明的手掌轻轻握住我手的温暖,我看见下雨就担心你有没有带伞,听到一首歌都会好奇你是否也听过。就好像现在我站在医院里,四周都是脸色苍白孱弱的病患,我忽然就很害怕要是你也生病了该怎么办。
而现在,王俊凯,你却说我不在乎。
夏满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挂掉电话去打点滴,她只知道睁开眼的时候,自己躺在病床上,烧的晕晕的。旁边有人在说什么联系人她听的不真切,闭上眼又沉沉睡过去。
醒过来的时候周围一片黑暗,只亮着一盏床头灯,医院消毒水的味道分外的浓,夏满轻轻侧了侧身,惊动了靠在床边的人。
“夏满。”
她这才发现王俊凯趴在床边,睡眼惺忪,嘴微微张开。他忽然变的紧张,问道:“你是不是不舒服,我叫医生过来吧…”说罢便要按铃。夏满摇了摇头,摁住了他伸出去的手,寂寂无言。
王俊凯垂下眼睑,手紧紧握成拳,最后像是无力的松了开。夏满望着他紧紧蹙起的眉峰,不只是生病还是怎么的,竟委屈起来。
“阿满,对不起。”
夏满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理他,而是转过身,闭上眼背对着他,很困很困,但是始终睡不着。
她也想不通,自己怎么就变的这么矫情。




他们到底还是和好了。
夏满见不得王俊凯一切不好的情绪,他一皱眉,一委屈,一难过,她都舍不得。
所以王俊凯每天小心翼翼的呵护终于还是让她丢盔弃甲,她不想看到他那样的疲惫。她想自己是不是太不懂事了,王俊凯每天忙到那么迟还要照顾自己,只是见到他衬衣上的唇印的时候她忍不住想到他与蒋媛的恋情,夏满有些慌乱,自己不知道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敏感多疑了。
好像已经不是原来的她了。
积木堆的太多终究有坍塌的的那一刻,王俊凯的疲惫堆积到一定程度也力不从心了,夏满心里难受,望着他在厨房的背影,轻轻说了一句:
“你不用这样的。”
王俊凯,你又何必这样掏心掏肺的对我好。世间比我优秀的女子何其多,而最平凡的我,何德何能。
王俊凯怔住,心角好像被悄悄的扯了一下,小心翼翼的把握分寸,不敢越界。他没有转身,声音温柔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一样:“阿满,饭快好了,你去洗洗手。”
手机响起提示音,王俊凯接起电话,夏满隐隐听见什么“酒店”“照片”之类的字眼,她站在门后,听见王俊凯压抑着声音中抑制不住的怒气:“我不许!你们要是敢这样的话我就……”说着说着自己也愣住了,像泄了气的气球,他不知道自己还能怎样威胁公司,那边的人说了什么,良久的沉默之后他终于妥协,声音低低的:
“好。”
几乎是在他挂电话的同一刻, 夏满看见微博提示有新闻,点进去首页炸了,一片哀嚎一片祝福,每个人的声音都不一样。
“小凯啊说好的二十五岁以前不谈恋爱呢?!”
“啊啊啊儿砸终于有女朋友了麻麻可以放心了。”
“俊宝谈恋爱了,元宝还会远么?楠楠也终于快要有嫂嫂了。”
“大哥你一定要幸福啊。”
………
夏满很冷静的点开图片,照片明显是偷拍的,在酒店房间里,明确的时间和地点,即使照片不是很清楚,夏满还是一眼认出那个每夜同床共枕的人。九点一刻王俊凯搂着蒋媛的腰走入酒店,拉上窗帘,凌晨五点才离开。
八个小时,谁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夏满忽然记得不是那么清楚,哪天他回来的时候,衬衣上有明显的唇印。
她死死攥着手机,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
其实从一开始就应该知道未来要面对这些的不是么?
夏满,你没有适应这段爱情的附加,也就注定得不到他。
可是,可是啊……
夏满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了,快要喘不过气来。王俊凯见她迟迟没有回来,走出门便看见靠在墙角的她,神色凄惶,迷茫的像一个迷路的小孩。
他走过去,看见手机上的新闻,心下一慌,冲过去紧紧搂着她,急急的呢喃:“宝宝别看,相信我,啊。”最后一声短暂而轻柔像是安慰,夏满望过去,眼前的人五官立体,眉目比年少时更加深邃,却始终找不到浅浅的猫纹和尖尖的虎牙,那一双桃花眼依旧是深情潋滟,只是好像再也寻觅不回那年深深浅浅点点的光芒。

你是不是王俊凯?
你怎么会有和他如此相似的模样?
……


夏满只觉得头疼欲裂,不觉间眼泪爬了满脸。
王俊凯慌了手脚,急促的吻着她的眼睛,脸颊,嘴唇,吻去她脸上的泪水。夏满看不清眼前人的长相,像拍杂志时打着耳洞纹身穿的痞痞的时候的明星王俊凯,像拍戏时候穿着戏服拿着剧本认真背词的演员王俊凯,又像站在舞台上深情演唱的歌手王俊凯……
眼前的人有千万张模样,却都不是她的少年王俊凯。
什么都没有。她只要王俊凯。
夏满哭的压抑,王俊凯感觉好像下一刻自己就要失去她了,他堵上她的唇,将她的呜咽吞入口中,一边轻轻的拍着她的背,一边描摹着她的唇型。


当爱已无能为力,我不知道还能怎样留住你。





于是他用了最极端的方法。

评论(1)
热度(29)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