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4】

众所周知,王俊凯的承诺是二十五岁以前不谈恋爱。
我们也知道,王俊凯是一个言出必行的人。
但是这一次,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为了一个她毁约了。
不难想象,那个人有多重要。




夏满记得自己看到新闻的一瞬间周围的喧嚣突然都离得好远好远,满世界只剩下镁光灯拍着舞台上相依偎的男女,美好的不可方物。
【TFBOYS王俊凯承认恋情,女友系当红影星蒋媛】
【TFBOYS王俊凯女友隐藏多年终于浮出水面】
………
是假戏真做么?夏满看着白纸黑字确确凿凿的印着的采访,好像有个气球在胸膛不断膨胀膨胀,最后嘭地爆裂。
“阿满,这只是公司的安排。”
“你不信我?”
王俊凯的解释太苍白,夏满只觉得他像是在敷衍。长他一年的年岁让夏满明白很多,比如爱要克制,比如不能纠缠。
“王俊凯,我已经二十四岁了。”
“而你的人生才刚刚开始。”
那天的放纵是因为夏满仍然贪恋他的怀抱。她不愿意将就,所以即使明知要离开,还是给自己一个机会让日后回忆起来能够证明曾经拥有过。




微博上铺天盖地都是王俊凯的恋情曝光的新闻,夏满觉得脑袋疼的要炸掉,忽然一阵反胃,冲到厕所里吐的一塌糊涂天旋地转。原以为是受凉了,谁知道一连恶心了两三天。她突然想起,自己的生理期好像已经过了。
她心里一慌,到医院去做了检查,结果显示怀孕三周左右。夏满拿着报告单,人来人往,缘起缘灭,这个孩子该何去何从?
她离开的干脆利落,却还是藕断丝连。
如果未来不可能,那这个孩子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不用看着另一个女人和她的孩子享受爸爸的宠爱,不用被妈妈拖累。
夏满蹲在地上,脸深深埋入两膝间,胸口疼的无以复加。
门外有小孩子在喊着,夏满听见烟花绽放的声音,大白天的竟然有人放烟花。她蓦地想起二十三岁生日的那天,二十二岁的王俊凯给了她一场烟火盛宴。
夏满记得那天的夜空,好像全世界的光亮都在她眼前绽放,姹紫嫣红,美不胜收,一下一下烟花盛开的声音,像是她乱了的心跳。
那个晚上繁星璀璨,却亮不过少年的眼眸。夏满望着他的眼,里面盛满了星星点点细碎的疼惜,像是二十四桥的箫声沉沉坠入他眼中,漾开无限温柔。白衣少年,笑容浅浅,眸光潋滟,惊艳了她半生的光阴。
他说:
“阿满,我喜欢你。”






王俊凯,我也好喜欢你啊。






————————————————

夏满回到家,安夏还在睡觉。白皙的小脸恬静,五官都像极了她。
还有一个月,就是安夏的生日了。
两年前,安夏在她肚子里的时候没这么安分,常常把妈妈折腾的吃不下饭,胃里的东西都吐了出来。她一个人守望了九个月,等待着她降临,一个人进的产房,一个人见证她的出生。
那一刻她觉得终于盼来了希望。
安夏,安夏。
夏天是个炙热而明媚的季节,夏满想,她希望宝宝生命中的每一个浮躁或喧嚣的夏天,都安安稳稳的走过。千万不要像她的爸爸妈妈,青春的夏天残缺跌宕,最后摔得遍体鳞伤。
王源是知道她有女儿的,只是不知道有没有告诉王俊凯。她觉得应该是没有的,安夏的眉目太像她,王源仔细看了看,最后失望而归:“夏满,我没想到你竟然连别人的孩子都有了。”
多险。
夏满不知道自己究竟是希望王俊凯发现安夏的存在还是永远不知道他有一个女儿。前者于她是场浩劫,后者于安夏不公平。
然而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



夏满在给tfboys做访谈的时候,主编叫她过去一趟,回来的时候发现手机不见了,以为落在了主编那里,却看见王俊凯拿着她的手机脸色难看到了极点:“夏满,有人说你女儿发烧了。你哪来的女儿?”
夏满心一沉,伸手去夺王俊凯手中她的手机,王俊凯一侧身她就够不到了。她想到安夏躺在医院里没人照顾的样子,手脚慌乱,焦急的吼一声: “王俊凯,手机还我!” 夏满趁他怔忪的时候一把夺过手机,打通隔壁王阿姨的电话,她说安夏刚才说难受,她就发现她发烧已经送到医院里了,让她赶紧过来。夏满拜托小妹帮忙请假,不顾她目瞪口呆的说“小夏姐你都有女儿了啊”直奔医院。安夏躺在病床上,小小的脸烧的红红的,看见她来伸出手,带着哭腔喊:
“妈妈,妈妈。”
夏满觉得,自己太对不起女儿。
安夏是因为昨晚着凉了发起高烧,幸亏王阿姨及时发现。夏满搬到这里的时候第一个认识的就是王阿姨,或许都是姓王,对她有莫名的好感,阿姨家没有别人,只有她和她丈夫,儿子出国了,平时有空便帮忙她带安夏。
夏满在病床边守了一夜,安夏的病不稳定,但好在早晨烧终于退了下来。夏满想回家给她煮点粥,无奈分身乏术。安夏忽然睁开眼,定定的望着她:
“妈妈,你去上班吧,我会乖乖的听医生叔叔的话。”
夏满心口纠的紧紧的,眼泪快要夺眶,她俯下身,摸了摸安夏的脸,亲亲她的额头说:“妈妈不走。妈妈在这里陪着夏夏。”
她想打个电话拜托王阿姨带早饭,病房的门忽然打开,夏满以为是王阿姨,抬头一看,却是王俊凯。
他径直绕过她,将手中的保鲜盒放在桌子上,低头看着安夏,心里不知是什么滋味。即使如此,他还是温柔的问:“宝宝要吃饭吗?”
安夏摇摇头,戒备的望着他,伸手招呼夏满过去。夏满走近,紧紧握着安夏的手。王俊凯在她耳边说:
“夏满,我问你,这是谁的女儿?”
夏满不知如何回答,顾左右而言他:“谢谢你的粥。”说完便扶起安夏,喂她吃饭。王俊凯看着眼前这一对几乎一模一样的母女,哑着嗓子固执的问了一遍:
“她是谁的孩子?”
夏满发不出声音,少年紧紧盯着她,好像随时能拆穿她的谎言。夏满说:
“她叫安夏。”
王俊凯只觉得世界在一瞬间倾塌,安夏,姓安不姓王。
敲门声像是救命稻草一样响起,夏满跑去开门,王俊凯起身,整个人像是行尸走肉,怔怔的往门外走。从门外进来的易烊千玺看见队长的模样,愣了愣,转过头看了眼床上的安夏,似是明白了什么,追了出去。

夏满蹲在墙边,双手捂着脸。
这下真的断的干干净净了。


王俊凯,你会恨我的吧。





王俊凯不知道自己走了多久,只知道周围是完全陌生的环境。他直直的站在原地,好像全身的力气都被抽走。他满脑子都是夏满的话和女孩的模样。
“她叫安夏。”
“她叫安夏…”
“安夏…”
那个姓安的男人。
王俊凯觉得眼睛涩的快要哭出来,像一只受伤的小兽独自舔舐伤口。她走后的这几年他一直在等,一直在找。他以为只要还能遇见,他们就一定能冲破阻碍在一起,却怎么也没想到再遇见她已经为人母。
他的女孩有温润的眉眼,即使过了这么久也仍然是高中美好的模样。只是这一切再也不属于他。
他的阿满啊……
王俊凯在原地站了很久很久,人潮汹涌,他仿佛又回到那年夏天的机场,每个人都将黑洞洞的镜头对着他,像是随时会被吞噬。可是他寻寻觅觅四处张望,却再也看不见一个女孩披着全世界的阳光,手握成小小的拳头,坚定的为他驱散心中的黑暗。
“王俊凯。”
易烊千玺的声音在身后响起,王俊凯回头,心情如死水微澜,闷闷的问:“你怎么在这?”
“我一路跟着你过来的。”他一屁股坐上护栏,像是十几岁时候的模样。他朝王俊凯招招手,王俊凯走过去靠在他身旁的护栏上,细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好像再也看不见光明。
“夏满有孩子了。”
“我知道。”
“……”
“我去问了医生她的出生日期,刚好就是三年前。”
“王俊凯,你有没有想过,安夏也许就是你的女儿?”
王俊凯怔住,将千玺的话在脑海里重复好几遍,揣摩着其中的意味。三年前的那一夜,也许夏满真的……
他好像抓住了一丝希望,抬起头,眼中的光芒却又在一瞬间熄灭:
“她一点儿也不像我。”
千玺笑。王源告诉他们夏满有女儿这件事的时候也是这么说的,只是措辞比较委婉,担心伤到王俊凯。他轻轻的说:“小凯,看别人的第一眼对她的第一直觉是最准的。在我看到安夏的眼睛的瞬间,就好像看见我第一次遇见的你。”
“你跟王源看的太仔细,钝化了第一印象,只觉得她像夏满。可是安夏的眼睛,分明跟你一模一样。”





评论
热度(24)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