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5】


夏满没想到王俊凯还会折回来,堵住她的路俯视着她:
“夏满,为什么骗我?”
“我没有骗你。”
“她明明是我的女儿。”
夏满强撑着身子装作镇定的样子,最后敌不过王俊凯锐利的双眼,还是瘫软在墙边:“你都知道了。”
“为什么瞒我?”
“我没有。”
她只是说她叫安夏,没有说她姓安。
王俊凯不知道怎么形容自己的心情,之前觉得这个世界从来没有对他公平过现在却一下子明朗起来。夏满静默了一会儿,说:
“王俊凯,三年前我没有纠缠你,三年后我希望你也别打扰我们的生活。”
王俊凯的眼中像是结了雾凇的桃花般冰冷,他冷冷笑着,几乎是咬牙切齿的说:
“凭什么?”
“凭什么你们母女两个相依为命却偏偏剩我留我一人孤独?我好不容易盼来了希望你有什么权利把它扼杀?”
夏满,多少次的失败,我都咬牙挺了过来,为的不就是站在原地等你回来找我么,现在好不容易你回来了,还带回了安夏,我怎么能放你离开。
十年前,第一期的练习生都离开了公司,每周末只剩王俊凯一个人压腿,唱歌。身边少了那些人,压腿似乎更疼了,日子变得乏味。他曾经站在虚掩着的门口,听见高层商量是否解散公司。大人们言辞凿凿侃侃而谈,他们的目标很明确,就是盈利。王俊凯一个人站在大大的落地窗前向窗外望去,江面上的雾气太厚重,他只能望见一片白茫茫的世界,对面高楼里的白领为了生存而不停的工作,楼下开店的阿姨为了家庭而煮一碗又一碗的馄饨,每一个人都有目的的奋斗着。只有他,为了空荡荡的梦想,好像在仗着年轻肆无忌惮的浪费时间。
快十二岁的王俊凯第一次觉得迷茫。未来没有方向,他痴痴惘惘孑然一身,在命运的荒野里赤脚踏上荆棘,鲜血将木棉花染的火红,他却感觉不到痛意,日复一日的寻找着同伴,左藏右躲,孤独和寂寞。
忽然有一天,公司来了一个比自己矮的男孩子,有些结巴的自我介绍:“你好,我,我叫王源。”他脸上肉肉的,笑起来有兔牙,眼睛弯弯。他就像自己的弟弟。王俊凯看见他生涩的对自己笑的那一刻突然很想掉眼泪。
不管未来是什么形状,至少从此我不再孤单,至少我的梦想不再虚茫。
渐渐的,一些人开始关注这两个小孩。王俊凯和王源在街头唱歌练胆的时候,一个穿着红色大衣的小女孩跑过来,在他们面前停下脚步,直直的盯着他们两个。王俊凯觉得有些不好意思,低头盯着地板。王源问了句,你有什么事吗。小女孩拉过王源的手,在他手中放了一块硬币,锃亮的一块钱。她对王源咧了咧嘴:
“哥哥,你唱的很好听,你要加油哦。”
两个男孩子怔在原地,哭笑不得,原来是被人当作街头乞讨了的了。女孩在踮起脚凑在王源耳边说了句什么,王俊凯站在旁边,看见女孩冲他吐了吐舌头,一溜烟跑走了。
日后王源跟他说:“小凯,我跟她的命运其实在十一岁那年就开始纠缠交错了。谁也躲不了。”
终于等到千玺的到来,组合即将出道,王俊凯望着身旁的两个男孩,像是清风拂过,寂静的能听见草木生长的声音,世界变得宁静而慈祥。
不管啦,不管前方有什么在等待,有你们在,四叶草一定会在未来唯美盛开。
或许就是因为年少这段孤单的经历让王俊凯的依赖性变得很强。后来被人非议被人攻击,他也曾想过放弃,只是最后还是坚持下来。
不为什么,众所周知,王俊凯是个言而有信的爱豆。
他许下了十年,即使可能摔得粉身碎骨,他也要固执的完成这个约定。即使对于梦想早已失去了当初的偏执和狂热。






夏满想,如果说永远就是从开始到结束这么久的话,那么她永远也忘不了王俊凯对她说的话。
一字一句,炙烈的刻进她的灵魂。
穷极一生。




“阿满,我从来没有这么认真的想完成一件事。”
“十年的时间,我都在为了完成对他们的约定而努力,我将我的唯一的青春给了那些粉丝。余生还很长,我不想一辈子都被鲜花和掌声簇拥着在镁光灯下度过。”
“未来的日子里,我只想牵你的手,我们一起看太阳升起等月亮出来,看花开了又落,看潮水涨了又退。当青丝染上白霜,我希望旧时光都是你的模样。”
“如果可以,安夏不会像曾经的我们一样孤单。”





世界忽然变的模糊,夏满蹲在地上,眼泪控制不住的流出来,源源不断,好像忘了关闸的水龙头。医院里很安静,她捂着嘴闷闷地哭,肩膀一抖一抖的,泣不成声。
其实我也好想好想跟你在一起的,王俊凯。
可是我怕啊,我怕哪一天又会重蹈覆辙,这一次我不是一个人了,所以我要很小心很小心,绝对不能走错一步。
王俊凯,我不能断你翅膀,但我也不能自伤自亡。
因为现在多了一个小生命,需要我照顾,需要我陪伴她成长。
终于还是
“对不起。”



——————————————

王俊凯不明白为什么夏满愿意生下安夏却不愿意给她一个家,就好像夏满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能像一个平凡的家庭一样生活。
他没有错,只是她的顾虑更多。
他想到的,她又何尝没有想过。只是他没想到的,她也替他想到了。


王源闯进杂志社的时候所有人都停止了工作,看见他火急火燎的扯过夏满,塞到路边的车子里就消失了。夏满坐在车内,听到王源说王俊凯出事了,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什么都想不了,就听见王源无比失望的语气:
“夏满,你怎么能这么狠心。”
医院门口早就堵满了记者,王源带着夏满从后门悄悄绕进去。急救室的红灯晃的夏满头晕目眩,双手撑着墙,像失了水分的芦苇随时都会倒下来。
王俊凯,你不能有事,一定不能。



王俊凯在参加演出的时候满脑子都是夏满的事,精神有些恍惚,一不留神就被忽然倒下的高台砸伤,“嘭”得一声巨响,他感觉后脑勺有温热的液体流出,身子却毫无痛感。现场的粉丝尖叫起来,吵得他耳朵嗡嗡的,工作人员来来往往,嘈杂喧闹。他昏过去前忽然想到安夏小小的身影躺在病床上,睁着眼静静望着夏满,她妈妈的眼神充满疼惜与愧疚。
夏满,这次换成我了,你会心疼吗?

评论
热度(25)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