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6】

已经是第三天了。 王俊凯在重症监护室已经躺了三天了。 夏满意识涣散,大脑一片空白,直直守在病房门口。王源几次想说她,看见她这样,却又狠不下心。等到医生给她发病危通知单的时候,她几乎签不了字,全身战栗的厉害,在医院顶层的重症监护室门口,哭的肝肠寸断。 “王源,其实我好想跟他好好在一起的。”



夏满离开王俊凯以后没有回重庆,而是去了厦门。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固执的要背井离乡,在肚子里还有一个宝宝的情况下。 她在厦大旁租了一个房子,左边是厦门大学,右边就是海。她怀孕初期,反应很大,常常一个人晚上睡不着在卫生间里吐。于是她放了一个孕妇软垫在落地窗旁边,睡不着的时候就出来靠在那里,从窗户望出去正好看见月光盈盈洒在海面上,沙滩静谧的安睡。从山城出来的她极少见海,只听过螺里传来的海浪声。当她真实的来到海边,思念却也随着潮水决堤。 日落星起,潮涨潮息。 梦里有你,月朗花明。

怀孕后期的时候腿开始时不时抽筋,夏满经常在床上被疼醒,冷汗直冒。她打开电视,里面正播放着一部古装剧。女主一袭火红的嫁衣,笑颜明丽,如灼灼桃花。夏满看的怔了神。终于到了她的夫家,镜头切换到那一刻夏满的心好像被狠狠的揪在一起,屏幕上的人是自己再熟悉不过的模样,此刻他穿着喜服,斜飞入鬓的眉,深情潋滟的眼,望着面前的女子,仿佛全世界的美好都不过如此。 夏满大口喘着气,肚子里的小家伙好像感应到了什么似的,踢了踢她,挤满眼眶的眼泪一下子溢了出来。 小坏蛋,跟你爸爸一样,就知道欺负我。

原来看见你将深情全部交付于另一个女子身上的时候我还是会难受,好不容易冷静下来却又会开始担心你过得好不好,还会不会在深夜独自哭泣等待天明,你喜欢的她知不知道你不能吃苦瓜,她会不会在出门时多带一块巧克力棒,为了你的低血糖……
如果你很好,不要让我知道。
这样就算你哪一天过得不好了,我也不会那样的难过。


夏满去过厦大一次,她腆着肚子,慢慢的在学校里走着,来往的许多都是情侣,手牵着手,女孩子娇嗔着,男生仗着身高优势搂过她,两个人甜蜜的依偎在一起。她一个孕妇在校园中,显得格格不入。 夏满想起王俊凯在北京读书的第一年,竟然找到她学校来。她本能的将他拉到角落,低声问道:“你怎么来了?” “我来看你啊。” “……” “好好好看到了就可以了,赶紧走吧别被拍到了。” 王俊凯杵在原地不肯动,瞪大眼睛质问她:“我千里迢迢的飞来你怎么能赶我走呢?” 夏满一个白眼给他:“你飞遍全中国都不用一天好伐?” “……”王俊凯无语,别扭了一阵,从背包里掏出一个东西,塞在夏满手中后一溜烟的就跑了。夏满反而愣住了,直到队长的身影消失在视线后才反应过来,打开盒子一看,里面躺着一个香囊,针脚错乱,看得出绣的人经常扎错地方,香囊上歪歪扭扭的绣着她的名字。 赠我以香缨,报之以青丝。 一针一线,来之不易。 只是,王俊凯,你的手有没有受伤?



王俊凯经常拉着小马哥偷偷溜到夏满的学校,两个人躲在学校里的小黑屋旁,像是地下党的秘密交易。而染着一头奶奶灰的小马哥,就顶着他银灿灿的白发为他们放风。 夏满也不知道两个人之间有什么好说的需要这样神神秘秘,王俊凯拉着她讲一些学校里的琐事,王源儿跟千玺的中二日常,平平淡淡的事,夏满却总听不厌。 男孩说话时睫毛轻轻颤动,像是盛夏纷飞的蝶翼,他的声音泠冽,却又像是初春融化的晚冬的雪,浸染着薄阳。 暑假的时候,夏满回了一趟母校。当初自己一遍一遍走过觉得长的看不到尽头的路,却在她再一次踏上的时候一下子便走完了。树木掩映,盛夏的光芒落在操场上,嘀嘀嗒嗒的水滴,光影交错。 她走过了教室,她的,王俊凯的。她走过了他们毕业的礼堂,走过开会的会议室,走过誓师的操场。看啊,她对自己说,这是我们的青春。她的青春和他的青春,轨迹重叠。 只是先留下痕迹的人是她啊。 她像是想起了什么,绕到学校的后山上,山上的树枝交错纵横,她绕了好久,终于找到了自己种下的那棵树。 那年植树节,学校组织大家在后山种树,她在自己种下的树上刻上了一个W,小心翼翼的,不敢让人发现。而现在,这棵树高高瘦瘦的,真像少年的背影,寂寂无言。



夏满大学毕业的时候,王俊凯在外地拍戏,错过了她的毕业典礼。他在厦门的海边看见她发的朋友圈照片,镜头里的她穿着学士服,与高中时的模样相差无几,头发披散在肩上,睫毛落满了阳光,岁月温和。 他听着潮水一阵一阵涌上来的声音,好像思念在心里翻腾。 “毕业快乐。” 夏满收到王俊凯的信息,眼睛弯成了一条桥,才要回复,忽然想起,她与他之间,是不能像她与朋友那样说同乐的。

他比她低一届啊。



厦门的空气比重庆好很多,她沙滩上散步,脚印歪歪扭扭的两行,努力证明自己来过的痕迹,只是风一吹,又消失不见。 夏满经常给宝宝读诗词,读她喜欢的: “何须浅碧深红色,自是花中第一流。”

“欲寄彩笺兼尺素。山长水阔知何处。”

“夜发清溪向三峡,思君不见下渝州。”

…… 思君不见呐—
下渝州。









重症监护室里的机器突然发出声音,紧接着是医生护士匆匆的脚步声。夏满望着他们将王俊凯推入手术室,拿起手机打了一个电话。 “只是这一次,就这一次,你一定要记得回来。” “王俊凯,如果欲界寻你不至,上穷碧落下黄泉,我都要找到你。” “小凯,拜托了。”

评论(2)
热度(30)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