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盛夏未满【番外】

夏满从杂志社回到家,敲了敲王阿姨家的门,开门的却是一个妇人。夏满觉着有些眼熟,王阿姨的声音传来:“是小满吗?”夏满应了声,往里面探了探头:“安夏呢?”

话刚落音,一个小小的身影从厨房里跑出来,扑到她怀里:“妈妈!”

安夏摇着她的胳膊撒娇,说是王阿姨今天煮了很好吃的东西。夏满皱眉,王阿姨连忙拉过她,低低的说了什么,夏满便点点头应允了。

王阿姨把夏满拉到房间里,叹了口气,眉头浅浅的皱起来,说:

“小满,不是阿姨八卦。今天出门的时候,安夏看见广场上的LED灯,忽然间就哭了,说是想爸爸。”王阿姨顿了顿,“安夏的爸爸,到底去哪了?”

夏满怔怔的坐在那,不知该如何作答。安夏的爸爸,去了一个她也找不到的地方。

王俊凯……

王阿姨见她脸色不对,便不再问下去,劝了几句便出门。夏满整理好情绪,走出门的时候听见妇人与王阿姨谈论着什么。

“小凯的病……”

 

夏满只觉得整个人被震住了,呆呆的望着坐在沙发上的妇人,狭长的桃花眼莫名熟悉。她轻轻的问道:

“你们说的,是哪个小凯?”

是不是我的王俊凯?

是不是我找不到的小凯?

 

王阿姨长长的叹了口气,无力的说:“是我侄子,之前那个组合队长王俊凯。”

 

安夏忽然插话:“是跟王源叔叔一起的那个人吗?”

王阿姨有些惊讶,笑着问安夏:“你怎么知道王源叔叔啊?”

“我看见他来找过妈妈,他还带我吃好吃的,去找爸爸。”

这句话像惊雷一般炸开,妇人猛地跳了起来,抓着安夏问:“你爸爸是谁?”

“爸爸就是爸爸,他跟王源叔叔在一起啊。”

 

妇人忽然转头望夏满:“她爸爸是谁?”

夏满张口,喉咙振动却始终听不见自己的声音。她一字一句的念着他的名字。王阿姨瞪大了眼,直直盯着夏满:

“你说她是王俊凯的孩子?”

 

 

 

 

王俊凯被送到医院以后,王源匆匆赶来,把夏满劝回家照顾安夏。等夏满再次赶到医院的时候,王俊凯已经转移了。

王源说:

“他不会想让你看到他那个样子的。”

所以,你是要我在原地等你来找我么。而你是生是死,我都无从知晓。

王俊凯,你好狠。

 

在国外治病的那些日子,思念无法遏制的生长,她的一颦一笑,都在他脑海中挥之不去,形影不离。

王妈妈来看他的时候,忽然说了一句:“我见到安夏了。”

王俊凯全身震住了,随即笑了笑:“妈,我都忘了跟你说这件事了。”

怎么会忘。这孩子从小到大比谁都仔细。王妈妈对夏满这样说。“他只是怕我为难你罢了。”

“嵩嵩,妈的思想是比较保守,但夏满是个好女孩,这件事,是我们对不起人家。”

 

王妈妈在王阿姨家里见到夏满之后,还找过她一次。安夏乖巧伶俐,本来就从心底里喜欢这样的孩子,后来知道是自己的孙女,更是放在心尖上疼。只是…

“小满,你还那么年轻,可以嫁一个好人家的。”

“小凯这样,谁也不能保证他会不会健康的活下去。”

“我们王家对不起你。如果安夏带着麻烦,你可以交给我和她爷爷抚养。”

……

 

 

 

“妈。”

 

 

 

只一声,王妈妈便知道她的意思了。

她叹口气,笑着说好。笑着笑着,眼泪就出来了。

 

 

王妈妈跟王俊凯提到这个的时候,原以为儿子的想法跟她一样,谁知道他斩钉截铁的拒绝:

“妈,我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别怂恿夏满嫁人。”

王妈妈不赞同的望着他:“你这是在耽误人家。”

我后悔了。

“我就是要耽误她。”

“这辈子,除非我不在了,否则只有我能耽误她,只有我能要她。”

 

 

很久之后夏满听到了这个故事,笑的倒在王俊凯怀里起不来。

“王俊凯,你怎么这么自私啊,早知道当初我就嫁了。”

王俊凯弯着嘴角,将夏满搂紧,声音浅浅落入耳中:

“你不知道,如果你嫁了,我就是死路一条。”

 

 

一辈子一次的婚纱,你只能为我而穿。

你是我全部的底气,没有了你,我该怎么去面对漫长孤寂的生命。

 

 

翻翻日历,快到小满了。

夏满的生日要到了,也不知道这是第几个轮回。

只是王俊凯啊,今年你能不能跟我一起过生日呢?

 

晚上带着安夏去吃了好吃的,夏满便回到家,帮安夏洗了个澡便去睡觉了。她回到卧室,门忽然关上了,她一惊,正要回头,一双大手捂上了她的眼睛。

“猜猜我是谁?”

 

 

肝肠寸断。

她的思念,肝肠寸断。

 

日思夜想的声音终于真实的在耳边响起,反而像是梦境。她慢慢抓住那双手,记忆中熟悉的温度,骨节分明。

“王…俊…凯…”

“王俊凯…”

 

 

阿满,我回来了。

在漫长的等待之后,我终于来到了你身边。

过程几多艰辛几多不易,在重逢的那一瞬间,也感觉值得了。

 

 

 

 

 

 

 

 

“小凯,欢迎回家。”

 

 

 

 

 

 

 

-Ending-


评论(5)
热度(35)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