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声声慢【一百粉福利】

风吹过,白色的校服鼓起小小的风帆,香樟树的浓郁弥漫了整个夏季。

少年站在树下,身型挺拔,没有南方树的俊秀,反而更像北方大树的干脆遒劲。他挥一挥手,我跑过去,忽然一阵大雾淹来,少年的身影化成一声一声最恶毒的诅咒狠戾的刺伤心脏:

“赵缦之,你心心念念的一切都不会如愿的。

 

 

上午起来,手机久违的出现了信息提示的声音,我点开一看,清楚明了的几个宋体三号汉字:

速回电

发信人是王俊凯。

我回拨电话过去,队长的声音低沉,带着不易察觉的愤怒:

“赵缦之,把他逼成如此,你好样的。”

我惶恐又慌乱,调出一个号码打出去,无法抑制的颤抖:

“…你说过他不会有事的”

 

 

赵缦之的名字,是王源的爷爷起的。缦,意为延展。希望女孩的一生都要平平淡淡,健健康康。

而王源的名字,则是赵缦之的奶奶起的。源,意为起始。希望男孩从开始到未来,源远流长。

赵缦之的奶奶和王源的爷爷,是同一所书塾的校友。两个人算是发小儿。到赵缦之和王源这一辈,还是发小儿,怎么也到不了青梅竹马的程度。

两家的长辈曾经给儿女订过娃娃亲,可谁知儿子女儿都没那心思。到了孙辈,两个老人还不死心,总想着要结亲家。

赵缦之和王源,就是穿一条裤子长大的关系。今天她有饭吃,王源绝不会饿肚子。明天赵缦之没衣服穿了,王源一定把自己的衣服剪一半分给她。不为什么,就是一种与生俱来的习惯。好像人生来会哭会笑一样。

赵缦之的生日在农历的一月一号,王源的生日在九月廿三。两家人都是一起吃年夜饭,一起看春晚的,也就顺便给赵缦之过了生日。

赵缦之自己也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王源总是姗姗来迟,永远赶不上陪她吹蜡烛和一份完整的生日蛋糕。后来的每一次,少年归来时,都带着尘土感和丝丝疲倦,笑容仿佛沾染了灰,再也见不到从前不被遮挡的明艳。

赵缦之想对王源抱怨几句,可是看到周阿姨满脸的心疼和无奈,她又说不出话了。连自己妈妈的生日都赶不回来,她有什么资格要求他能准时赶到她的生日呢。

他回来的时候,总是最先敲响她家的房门。赵缦之开门,少年习惯性微微皱起的眉头一下子舒展开来,眼中晶亮亮的,像是撒娇一般说道:

“缦缦,我回来啦。”

 

回来就好。

赵缦之几次想这么回答他。说出口的话却变成了:

“王源,你怎么才回来啊?”

没有察觉到语气里小小的嗔怪。

后来王源想起当初每一次叩响的房门,都觉得这像极了远方的丈夫回到家,看见家中妻子的欣慰之感。

而当下的缦之看见少年跋山涉水而来的身影,只觉得心里一下子变得温柔,岁月长久。

王俊凯跟王源说:

“赵缦之唯一赢过别人的地方,就在于她在你生命中多出的那十年时间。”

“是啊,不过十年而已。”

王源轻笑着回应,望向远方的目光微微失焦。

很久之后王源才真正告诉王俊凯,他们的爸爸妈妈同样是一起长大,可最后还是各自成家。

他与赵缦之之间,分明就是本能的喜欢与习惯。

 

王源和赵缦之从小就是三好生,长大了以后赵缦之还是三好生,而王源的身份却已一层一层的堆上去。歌手,演员,明星,主持人……不再是普通的赵缦之的邻居了。

赵缦之跟王源一起看电影的时候无意间提起了一句,王源便偷偷带赵缦之来到剧组。虽然万般小心,最后却还是被发现了。导演把赵缦之揪出来,整个剧组都看着,远处还有狗仔。王源想上前,却被经纪人死死拽住,身边还有两个保镖跟着,以防他突然冲出去。王源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赵缦之受尽责骂,然后被带离剧组。收工的时候他打电话给她,手机关机。他又接着拨了几通,还发了信息,没有人回复。他打个电话给她妈妈,确认她好端端的待在家里,便把手机一锁,闷头倒在床上。

 

“缦缦,对不起。”

赵缦之听着电话那端王源小心翼翼的道歉,心里好像被什么东西狠狠凿空。什么时候他们之间要这么谨慎的道歉了。小时候她闹别扭,王源也跟着闹别扭,最后结果永远是他拿着她最喜欢的薄荷糖别扭的塞到她手里,两个人都没心没肺的闹在了一起。

而现在。

赵缦之静默了一会儿,径直挂了电话,有些事她不知道怎么用言语去表达。她发了信息给他。王源一眼就看完了十几个字的信息,迅速在脑海里组词成句,拼出她的意思。

“王源,我想念薄荷糖。”

 

不想过去的童年被迫过去了,不想离开的旧时光也被迫离开了。

赵缦之想,我们终究还是长大了。

 

 

2020年的时候,王源接了一场戏。片场爆炸,无一还生。

 

赵缦之得到消息的时候腿一软,几乎要直直跪在地上。她怔怔的望着面前的队长和千玺,耳边仿佛都是爆破声,剧烈而震撼。

那年夏天香樟树的叶子莫名的枯黄了,诸事不顺。

 

“我以为,这一辈子,再也见不到他了。”

 

赵缦之想,就这样吧。

他欠下的,余生她替他还。

父母她来照顾,经济损失她来负担。未来每一年的墓,都由她扫。

假装我们还在一起。

 

我向前奔跑的身影一定有你追逐的脚步。薄荷糖永远都是双人份的。耳机从来只塞一只,另一边的情歌你来听。

王源,你知道吗,我以为我再也见不到你了。

 

 

他回来的时候,身边还带着一个人。

真好看啊。赵缦之不自觉的想。

白净的女孩子,眼睛大大的,笑起来眉眼弯弯,无比美好。

赵缦之像个长辈一样拍了拍女孩的手,说什么有你照顾他我就放心了还有别的乱七八糟的话,她自己也记不清楚了。只记得后来收拾好东西,离开了这个城市。

 

临走前周阿姨恨铁不成钢的望着王源,拉着她的手,欲言又止。

赵缦之装傻,拜托阿姨照顾父母,还打趣王源:

“我帮你照顾爸妈这么久,现在轮到你了。我也要玩失踪。”

 

一点都不好笑。

 

门啪的关上,她的眼泪鼻涕糊了一脸。

王源,你怎么能这么混蛋。

 

太坏的话她骂不出来,骂得太轻又觉得不解气。憋屈了一路,出租车司机见她那般,心疼地说:“大妹子别哭了,我车上的纸都要被你用完了。”

她大吼一声:“不就是纸吗,我邻居可有钱了!砸你一车都没问题!”

大叔说:“丫头你有病吧,你邻居有钱关你啥嘛子事呦。”

她哭的更厉害了,用力抽掉最后一张餐巾纸。

 

王源,全世界都觉得我们没关系。原来这些年都是我一个人的独角戏,不过是我自作多情。

 

 

“他记得所有事,独独忘记了你。”

 

 

赵缦之回来的时候,拖着行李。她看见王源蹲在树下逗嘟嘟玩,好想回到十几岁时的样子。她刚想走过去,门里忽然拐出来一个人,嘟嘟看见她,撒开腿跑过去。

她看着他们嬉闹,眼泪不争气的流了下来。

 

肥嘟你个爬墙狗。

 

 

不知道是不是嘟嘟感应到了她的心声,忽然偏了个头,看见站在远处的她,愣了愣,随即跑跑跑过来,仿佛开了挂的速度。

它蹭着她的手,小小的眼睛满是依赖。

王源走过来,笑着说:

“它很怕生的叻,怎么就跟你这么好。”

 

赵缦之抬头,少年璀璨如星空的眼眸映入眼中。王源一愣:

“我们是不是见过?”

 

 

 

 

 

2020年那场爆炸戏准备的时候,王源偷听说后山上有薄荷,便偷溜到后山去。刚好错过了那一场事故。

虽然没有受伤,但是下山的路上还是被爆炸冲击的失去了意识。醒来的时候,头疼欲裂。

他记得自己的父母,记得他的两个兄弟,记得公司和经纪人,好像一切都是恰如其分的。他却总感觉记忆力缺失了一块。

他回家的时候,遇见了江琳琅。那一瞬间,他就想带她走。

好像是命中注定。

 

 

 

只是后来每每半夜惊醒的时候,望向身侧的人,总感觉很陌生。

白天,她的眉目清秀,好像刚好能补上记忆中的空白。到了夜晚,却再也找不到那样的归属感。

 

 

他回来的时候,在自己家里看见了一个女孩,神色气质都像琳琅。

她看见他的一瞬间,手中的碗筷噼里啪啦的砸在了地上,难以置信的神色。

王源想,他一辈子都不可能见到那般悲恸的模样了。

好像古时候战俘站在敌国的城墙上,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国家被屠城,兵荒马乱,生灵涂炭。

那般悲痛。

 

母亲总是试探他关于那个女孩的事情。他们说她叫赵缦之。而他一点印象也没有。

最后母亲也只是叹口气:罢了,罢了。

斗不过命运的无奈。好像亏欠了谁至深。

 

琳琅是个好姑娘,王源想,就这么凑合着过吧。

那一天他回到家,看见琳琅坐在沙发上,面前摊着一本本相册,手里拿着剪刀。

他仿佛是丢了什么宝贝一般急促的冲过去,一把夺过她的剪刀,吼道:

“你在干嘛?!”

语气中莫名带着惊慌与愤怒。

即使他根本不记得还有相册的存在,不记得里面的内容。

就是感觉,是很重要的东西。

 

 

他们第一次吵架,以琳琅哭着夺门而出而告终。

深夜,他坐在灯下,翻开那本被剪的零零散散的相册。里面的照片多是他的,而他的照片,一定旁边跟着一个女孩。

赵缦之。

 

你怎么这么阴魂不散呐。

他想着,灵魂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觉醒。

他闭上眼,记忆潮水般涌来,好像电影画面一般不间断的播放着。人生中的毕业典礼,台上的他和台下的她,遛嘟嘟时候的天气很好……他睁眼,有什么东西夺眶而出。

 

缦缦。

 

 

王源来不及披上大衣,匆匆往外赶去,在门口遇到了消了气回家的江琳琅。好像和以前没什么两样,又好像什么都变了。

他来不及理她,冲进黑夜。

身后的人,攥紧了手。

 

 

赵缦之一回来就接到了江琳琅的电话,约她出来一见。

她说了很多,最后亮出来的东西让赵缦之明白之前的那些话不过是铺垫。她是有备而来。

赵缦之望向窗外郁郁葱葱的香樟树,光影交错。她略微沉吟,点头:

“你要记得你答应的事。”

 

 

王俊凯电话来的时候,她第一反应就是江琳琅曝光了照片。

谁知道江琳琅说:“王源出车祸了。”

她才知道,那个晚上他急着出来找她,告诉她他想起来了,没看清楚路,撞上了人。

此消息一经报道,掀起一片惊涛骇浪。

王俊凯沉着脸:“你就没给他带来过什么好事。”

周阿姨望着她的眼神也不再亲切,微微的冷漠和疏离刺痛了她。

好像被全世界背弃了一般。

 

 

生生纠缠,世世蹉跎,却始终无法修成正果。

赵缦之忽然觉得很累,人生不过短短数载光阴。王源,我们就这样吧。

我已经奔三了,再也没有力气和时间去挥霍了。

我再也不能,像青春时候一样,给回家的你一个用尽全力的拥抱。

 

 

 

BYE .

 

 

 

 

 

 

 

没有GOOD.

 

 

 

 

 

 

 

王源醒过来的时候,枕边放着两颗薄荷糖。

他意识凌乱了几秒,剥开糖衣,清清凉凉的,还有一点点涩。

他拿过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指尖发颤。

 

 

“缦缦,我想起来了。”

“我知道。”

 

“我是说,我想起来一件事,我们一直没来得及做的事情。”

“……什么?”

王源的声音微微颤抖,说:

“缦缦,你还欠我九块九。”

 

“别走好不好?”

王源听到门口有人进来,熟悉的声音:

“傻瓜,汤好了,起来吃。”

 

 

 

赵缦之站在人来人往喧嚣嘈杂的街上,看到王源给她打的电话,一瞬间就想回到他身边去。

他说,她还欠他九块九。

赵缦之揉了揉眼睛,笑道:

 

“你还欠我一辈子叻。”

 

 

 

 

 

-ENDING-


评论(6)
热度(28)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