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凯我】相爱恨早 01


楔子

“当时青春年少,我们相爱太早,轻轻牵手拥抱,透支太多心跳。”

 

长江的风其实很温柔,拂过脸颊的时候有点涩。暮色四合的时候,江岸两边灯火辉煌,不同的霓虹灯勾勒出各种建筑的轮廓,岸边的路灯一盏接一盏的亮起,柔和的灯光倒映在夜晚安静的水面,水波缓缓流动,情人的呢喃裹在晚风中,从渝州城一路吹向南方,岁月漾开无尽的温柔。

秦歌偏爱这样的夜晚,月轮悬在深蓝色的天幕中,看上去圆润而柔和。渝州城没有软绵绵的雨,也没有像煎过头的鸡蛋一样炽烈的太阳。一切美好的恰如其分,风吹过草丛都能惊起一阵窸窸窣窣的响声,清晰可闻。

等到她把小说写完的时候再抬起头,天空已经变得黑沉沉了,路边的灯光下空无一物,就连江风吹过,都会发出低低的余响,回荡在空空荡荡的岸边。还没来得及享受这样的夜晚,美好便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反证也不是第一次这样了,她想着,认命的站起来,伸伸手臂抬抬腿,脖子酸痛不已,转身从衣柜里捞出洗漱衣物,打着哈欠走进了浴室。

晚风从窗户吹进来,贴在书桌上的一张照片飘落,淌过旧时光一般温煦的月光。照片上两个人笑得灿烂。

 

 

CHAPTER  1

“天空会不会雨停,会不会放晴,会不会幸福在终点等着我和你”

 

“秦歌所著《相爱恨早》,于二零二六年确认被翻拍成电影,二零二七年二月初九开机。”

这段时间微博热搜前十里有四个都是关于《相爱恨早》的。我退出微博,官方账号的私信已经挤爆掉了,内容千篇一律,大致分为三批:一批是书迷读者求不毁原著的呐喊,一批是已经确定参与这部戏拍摄的演员粉丝关于善待自家爱豆之类的话。还有一批就是路人粉和一些推销广告。

渝州的冬天真的是冷,没有暖气的话早上根本爬不起来。我一到冬天就感冒,从小时候就是这样,而且四肢都是冰凉的。以前有人特别喜欢在冬天把我的手捂在他掌心,双手合十像是捧着宝物一样虔诚的握住我的手,说要给我取暖,指尖的余温经年不散。

我在六岁的时候搬到九龙坡,妈妈提着水果带着我逐一拜访邻居家。推开我家对面的那扇门的一瞬间我的记忆尤为深刻。那家的阿姨眉目温和,热情地招呼我跟妈妈进去坐。她的家装修简单明了,房门大都是开着的,只有一个紧紧闭着。阿姨给我们倒了茶,打开唯一一扇闭着的房门走进去。不一会儿,她笑着走出来,身后跟着一个小男孩。小男孩剃着平头,脸圆圆的,跟阿姨长得很像,应该是她的儿子。

“小凯,这是新搬来的邻居阿姨,还有……”阿姨愣了一下,笑着问我几岁。

“我六岁了。”

阿姨跟小男孩说:“跟妹妹玩好不好?”男孩点头,礼貌的笑笑,嘴角露出尖尖的虎牙:

“你好,我叫王俊凯。”

“我叫秦歌。”

 

他是日后千万人追捧的王,是年少成名的全能偶像。而我第一次遇见他时,他也不过是个平凡的小男孩,站在妈妈身边,咧着嘴跟我打招呼。

 

看得出王俊凯不是很喜欢别人进他的房间,领着我走进去的时候眉间是微微皱起的。我静静地站在一旁,很识趣的没有乱动他的东西。他一直没有说话,当时年纪小,以为他不喜欢我,后来才知道他小时候都是那样,很慢热,跟不熟的人扯不起来。我也没说话,因为他沉默着。

“你妈妈人真好。”

不知道为什么我突然脱口而出这句话,他讶异的抬眼看了看我,眉目间放松了些许:“谢谢。”浓重的重庆口音。

那时爸爸失踪,家道中落,我跟妈妈不得已搬离了从前的房子,母女两相依为命。所以很小的时候我便学会了察言观色。去领居家拜访的时候,大多都是在门口站一下送个水果就走了,别人的态度礼貌却疏离,防备之心像是厚重的铠甲穿在身上,不得靠近。唯独阿姨将我们请进门,微笑如和煦春风,解冻了我童年最冰冷的那一段时光。

也许是这句话,拉近了我和他的距离。

九岁的他在抽屉里翻翻找找,最后递给我一本图画书。他可能觉得那种书很适合我当时那个年纪的小女孩。我记得当时自己看了两眼,指着他的书架轻声问他:“哥哥,我能看那本吗?”王俊凯顺着我的手望去,目光定定落在了那一本《三国演义》上。

那本他自己还没来得及看懂的,文言文版的《三国演义》。

我清楚地记得他因惊讶而瞪大的眼眸,嘴巴微微张开,小虎牙噙在嘴角,声音不自觉拔高:“你要看《三国演义》??”

他吃惊于我小小年纪读的是《三国演义》,但他不知道的是,我从四岁就开始接受双语教育,英语为辅,母语为主。只是后来家里的经济情况不好才停止了双语教育。平日里都是自己在家读书。

妈妈破天荒的留在了阿姨家吃饭,自我记事起她从来不再别人家吃饭,我也不知道原因。妈妈帮着阿姨煮了一桌子的菜,开饭的时候王俊凯爸爸才回来,扑面而来的是浓重的尘土感,应该是在外奔波许久。后来的画面在记忆中有些模糊了。只记得回家的时候,王俊凯附和着她妈妈说了句:“以后常来玩。”

 

 

 

那天其实是我生日,二月初九。我第一次见到他。

他的名字只在那时说了一次,我却记挂了一辈子。

 

 

 

《相爱恨早》选角的时候,我参与了演员试镜。男主角迟迟未定。无论是娱乐圈实力深厚的前辈还是青春小鲜肉,没有一个符合我心中的标准。导演当初翻拍这部剧的时候承诺过尽最大努力还原原著,倒也迁就着我不停的找演员。但是不管怎么找,始终没有遇到合适的。

其实,有一个关于《相爱恨早》的秘密,我没有跟任何人提起。

这本书,历时三年而作成,书中的故事,是我跟王俊凯十七年来相处的点滴的还原。没有人比他更适合演男主。

这个秘密,只有我知道,还有两个人,猜到了大概,只是从来没问过我。

于是我向导演推荐了王源。

王源试镜很顺利,合同也签的干脆。导演与我聊天的时候说起:

“一开始找他还被拒绝,后来不知为什么回心转意了。”

那是因为导演联系他的第二天晚上,我给他打了电话。

整整两年了。

王源站在酒店的落地窗前,窗外是灯火辉煌的夜景。手机上显示着一个陌生来电,原本想挂断,却不小心按了接听键。接通时电话那头传来的声音让他怔了好久,再回过神的时候眼眶已经无比湿润。

“秦歌,真是好久不见了。”

 

王源站在我面前,五官立体棱角分明。不知道王俊凯知不知道,当初跟在他身后的弟弟源源已经成为一个很好的大人,可以独当一面了。我跟他说,你是目前最适合这部戏的人选,我要你完美的还原王俊凯生活中所有的习惯和细节。

王源毫不犹豫的答应了。

临走前,王源抱了抱我,像哥哥对妹妹那样:

“秦歌,多庆幸你还在。”

 

 

第一场戏是从初中开始拍。我跟着剧组回到初中校园,他们忙他们的,我在学校里兜圈子。真是好久没回来了呢。

我跟王俊凯都在树人上的初中。他比我高一届。

“不就高一届嘛干嘛老是要叫学长啊!”我瞪他。初二的物理实验题看不懂想问他怎么做,这厮非要我叫学长。刚开始应该就是随口一说,后来他觉得好玩,每次我找他问题都要叫一声学长。我腹诽这都什么坏习惯,可是不管什么题给他好像都能很轻松的解出来。他想解题方法的时候我就坐在他书桌前,他看题目我看他,认真的男孩子最可爱了呢。他耳朵被我盯的越来越红,我有时候看着看着不小心笑出了声,他干脆把笔一扔,一个巴掌往我脑袋上拍下来,“啪”的一声清脆而响亮。

有一次他妈妈进来送水果的时候正好看到他一巴掌拍向我的脑袋,当即训斥了一声,我趁势装作很痛很委屈的样子揉着脑袋,阿姨见了就把水果放在我手上,摸摸我的脑袋安慰着,然后狠狠瞪王俊凯。他腮帮子鼓的跟包子一样,我看出他强忍着像想白眼的欲望。阿姨出去以后他一把夺过我手中的水果放到桌上,然后快狠准的把他的爪子伸出来挠我肚子。我身边的人都知道我特别怕痒,从小到大都是这样。他知道我最怕痒痒挠,也知道什么时候该挠哪个部位,那次是他下手最重的一次,我整个人都缩了起来,痒的眼泪都快出来了。他还没有收手的念头,我越往后躲他就越用力挠,结果一个不注意我的后脑勺“砰”的撞上了架子,他愣了一下,我缓过神来以后只觉得后脑勺火辣辣的疼,脑袋晕晕的,眼前也有点晕,好像撞成了轻微脑震荡,我摸了一下后脑勺被撞的地方,一碰就更疼了,眼泪不自觉啪嗒啪嗒掉了下来,越哭越委屈,手又小心翼翼的摸上后脑勺,轻轻地碰一下,再碰一下,跟自己过不去,也跟王俊凯过不去。王俊凯见我掉眼泪,整个人慌了神,但是那个时候我万万没有想到他那么慌张不是因为我被撞疼哭了,而是在担心我哭了他妈妈会打他。所以他一个激灵就用手捂住我的嘴,捂得严严实实的,我的哭声都被成了闷闷的“唔唔”声,他嘘了一声偷偷往门口望了望,眼睛微微眯起来,轻声哄道:“咱秦歌最乖了哈,我给你揉揉,嘘——不疼了不疼了……”我没给他面子,即使嘴被捂住还是倔强的哭,因为缺氧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脸涨得通红,王俊凯放下手,脑袋轻轻靠过来,抵住我的头,鼻尖对鼻尖的距离不超过十厘米,像以前每一次我哭的时候一样。他这样我就不好意思再哭了,因为一个不小心眼泪鼻涕就会甩他一脸。他轻轻抚上我后脑勺被撞的地方,被撞的塌下去一块,我看着他受了惊吓的眉目,忍不住笑了出来,眼泪还挂在脸上。真丑。

那是他仅有的几次把我弄哭,应该也是唯一一次让我因为身体的疼痛而流眼泪。对我而言,那就是黑历史。

劳资在江湖混了这么多年如果被他痒痒挠弄哭这种事说出去还不被人笑死!!

被撞的第三天就是期末考,应该是那次留下的后遗症,我看题目都是晕乎乎的,但是成绩出来却是出奇的好。年级第一,我妈特别高兴,让我叫王俊凯来家里吃饭,说是要谢谢小凯哥哥这段时间教我做题。我冷笑了两声,娘亲大人还不知道她女儿因为王俊凯差点脑震荡了的事。王俊凯来我家里的时候眉眼间都是得意之情,嘚瑟的脸上的笑纹都出来了。王俊凯吃饭的时候最特甜,哄得我妈就没合过嘴。我妈不知道哪根神经搭错了,问他有没有女孩子追。这小子还害羞了,脸红的像个苹果,我幸灾乐祸的望着他,插嘴道:“王俊凯这么帅一定有女孩子追他的是不是?”

王俊凯瞪了我一眼,似乎是在威胁我不许乱插嘴,我嘿嘿笑了两声,戳了戳他的胳膊,不死心的继续问:“是不是呀是不是呀?”

到那个时候为止我都还没有搞清楚他的另外一个身份。没错,他2010年底加入了TF家族,成为家族的其中一位练习生。那时候也就想着进去历练一番,不管结局如何都是人生中的一段经历。于是这一像就是三年,每周风雨无阻的坐两个小时的车去公司训练。我从来没有问过他训练的事,他也极少对我提起。刚开始是觉得没什么好说的,公司里都是不认识的哥哥姐姐,后来混熟了,一群人经常去聚餐,有时候王俊凯也会带我去公司玩,聚餐也顺便捎上我。说是玩,其实就是看他们练舞。后来王俊凯不让我看了,我问他原因也不说,后来才告诉我我坐在旁边看特别傻,他练不起来。我呵呵的笑了,王俊凯总是不遗余力的嫌弃我,从头到脚,从始至终。

我很少去公司。直到那段时间。

那天王俊凯从公司回来直接去了我家,我看到他的时候眼睛是红的,我不明就里,站在门口愣愣的盯着他,感觉心里变得很难过。直到我把他耳朵也盯红了,他才低低地说:“让我进去。”

我连忙退到一边,然后去冰箱里拿出冰袋给他敷眼睛。等我进去的时候王俊凯已经坐在我床上,靠着床头,整个人蜷缩了起来。我听到低低的呜咽,轻轻走过去坐在他身边,不知道该怎么办,于是笨拙的抬起手拍着他的背,动作轻柔的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结果他哭得更厉害了。我学着他以前哄我的样子,用脑袋轻轻抵住他的头,距离近的我都能看得清他挂着眼泪的眼睫和凌乱的眉毛。我蹭了蹭他的头发,低低的说:“不疼了,不疼了。”

那时我不过十岁出头,在我的观念里,哭就是因为疼,而且我只是单纯地觉得是生理上的疼痛,并没有延伸到精神上。所以我根本不知道我那一句“不疼了不疼了”对安慰王俊凯究竟起了多大的作用。他终于抬起头,眼睛红通通的,鼻尖也红通通的,我又蹭了蹭他的头发,发丝落到他鼻子上,他吸吸鼻子,打了一个喷嚏。

“啊丘!”

我很难过,因为他的喷嚏打到我脸上了。他变得很开心,因为他的喷嚏糊我一脸。

他告诉我,第一批进去的练习生全走了,偌大的公司只剩下他一个人。

我清楚地记得,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眼睛迷茫无神,像是灵魂陷入沉睡。我第一次真正认识到他有多么的热爱唱歌,亦或唱歌对他有多重要。歌声是他灵魂深处最深沉的存在,是黑夜里的明灯,是长江的风,是故乡的门。歌声换来成长,歌声换来希望。

年岁渐久,我不记得自己后来说了什么,但是王俊凯记得。他说那是我自初遇以来第一次叫他大哥。他记得我说:

“大哥,你会等到的。我们都会等到的。”

“我不知道当时小小的你的一句话会给我这么大的力量。”他笑得温和,眉目间有清风明朗,山长水远。我没有那么厉害,这句话其实是我妈妈告诉我的。曾经我一度以为爸爸已经去世了,妈妈却总是抱着我温柔地轻声的说:

“不会的。我们会等到的。”

 

那就等一等吧。

正好我一腔孤勇,趁年少。

 

 

于是从那以后我每周都跟王俊凯去公司训练。即使所有人都走了,即使面对的是遥远的没有形状的未来和无边的孤独,王俊凯依旧咬牙劈腿,拼命练舞落下的分不清是汗还是泪,即使唱到声音嘶哑也不肯停下来,固执的重复一句歌词。我站在门外仔仔细细的听才模糊的听出来:

“她…们都老了吧……她们在…哪里呀……”

 

王俊凯,我还在这里呀。

 

 

我一个没忍住眼泪就掉了下来,莫名其妙的。又不是我没人陪着唱歌练舞又不是我的小伙伴全都离开我了,哭哭哭有什么好哭的。

可是我就是哭了,而且越哭越大声。据工作人员回忆那是他进公司以来经历过最可怕又可怜的事没有之一。工作人员循声赶来的时候只看见一个小姑娘站在录音棚门口大哭,眼泪哗啦啦的往下流,整个身子都在抖。他走过去打算哄的时候,无意间抬起头,看见录音棚里静静唱着歌的男孩子,竟也流下了两行清泪。

王俊凯站在录音棚里,耳边回响着的是《那些花儿》,他默念这歌词,闭上眼。

很高兴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我的朋友们,我们珍重再见。

王俊凯带着离开的他们的那份一起努力,有时候练舞练太狠了第二天都下不了床。他半夜睡不着的时候就开着手机看海贼王,或者是听周董的歌。阿姨跟我妈妈说:“小凯现在太累了,整个人都瘦了一圈,我怕这孩子心理负担太重,实在不行就不练了。”

王俊凯却不同意,仍然每周坐两个小时的车去公司,倔强的像一头鹰。

 


这么多年来,树人好像也没什么变化。教学楼还是当初的样子,曾经在课桌上刻的字还鲜明的印在那,校服跟以前相差不大。树的叶子凋落了数载秋冬,又抽枝发芽在那些年的春夏。王俊凯走过的阶梯,我途径的小路,王俊凯投进的篮球,我跑过的操场,王俊凯写过的黑板,我抱过的作业……所有的所有,我和他的生命轨迹,都重叠在一起,融于血脉经络,再也不能剥离。

像树一样,不断生长,如海的绿浪铺天盖地的涌来,遮天蔽日。

我活在有他的世界里,将我在这个人间收起的念想小心翼翼的铺展开,在隐天蔽日漫无边际的思念下,我看见他站在街头唱歌,看见他独自一人在练舞房里不断重复一个动作,看见他从树人的门口出来挤上公交车,看见他坐在长江边听江风绵长,看见他给千里迢迢奔赴而来见他的喜欢他的人签名,看见他戴着白色耳机闭目听歌,看见他从背影小小到肩膀宽宽,然后——

然后

他就消失了。

像风干了的雨水了无痕迹。

我再也找不到他了。

于是思念变成渝州的淋漓大雨,猝不及防毫无保留的倾洒而下。于是思念变成南滨路的晚风,穿过车鸣喧嚣和俗事烦扰,遥远的吹来。于是思念变成濯濯青山,春风吹又生。于是思念顺着血脉一点一点深入骨髓,流淌过滚烫的血液,在心脏内壁上勾出鲜明的花纹。于是连呼吸都沾染上思念。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在叫嚣着:

王俊凯

王俊凯

王俊凯

……


你再也不能停止想他了。

直到死亡。

 

 

评论(2)
热度(21)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