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凯我】相爱恨早03

CHAPTER  3

“我想我还在等,等你说早已不可能。”

 

 

 

“王源,你说这段吻戏加进去我会不会被你的粉丝追杀?”

我和导演还有男女主坐在小桌子前开小会,商量着要不要把初吻那段加进去。当初改编的时候没有强调初吻,原本只是打算在接近尾声的时候kiss一下,导演却忽然提出要来个初吻的戏份,正好那天撸串我跟王源说了那时候的事,几个人就商量了一下。最后全票通过。

“如果我没记错,这应该是你的荧幕初吻吧?”我拿过盒饭,笑着跟王源说。他撇撇嘴应道:“是啊,源哥我为了你的电影连荧幕初吻都献上了,你不请我吃顿好的真的说不过去。”

我夹起盒饭里的卤蛋放到王源那里:“加个卤蛋犒劳你一下。”

王源助理小何拿着电话走过来说:“源哥,有个访谈节目请你做主持,导演是老熟人了,芒果台的。接吗?”

我端起盒饭走到一边的桌子上去吃。从王俊凯带着曲谱离开到现在已经两年了,王俊凯仍然杳无音讯。我摸了摸脖子上的玉佩,轻轻叹了口气。

 

 

拍公司的戏真的很不容易。一个场景要反反复复拍十几次,最多的甚至要20遍才能过,拍摄进度被拖得很慢,王源也接近崩溃。导演几次似有若无的提醒王源找到状态,王源坐在房间里,眼睛死死盯着剧本,最后狠狠把剧本往床上一甩,骂了一句woc。他是真的累到不行。他捡起剧本指着上面的台词问我:“为什么男主要说这样的话?明明温柔一点道个歉可以过去的事干嘛要那么死要面子?”……他一连问了好几个问题,最后直挺挺的倒在床上:“秦歌,我真是疯了才答应你。”

我将他又一次丢掉的剧本捡起来,他的问题我一个也回答不出来。我说:“是啊,为什么呢?”

为什么年轻气盛的我们不肯向爱示弱一次呢?为什么离别来的那么突然?为什么时光不让我们弥补当初犯下的错?

 

 

我自从大四开始大部分时间都是住在王俊凯家。一是离我实习的公司近,二是他没日没夜赶歌的时候至少我能给他煮煮饭洗个衣服什么的。

王俊凯这个人真的是典型的处女座,而且固执的要命。给自己定下要完成的任务以后就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写流行歌了。有时候写歌比便秘还痛苦,因为你可能灵感一来洋洋洒洒写到一半忽然就卡住了,然后怎么想都接不下去。王俊凯接过一部电影的主题曲,电影导演够大牌并且要求近乎苛刻,为了创作出令人满意的主题曲,他跟公司定的价钱是正常写歌的两倍,还找了人情关系旁敲侧击提醒王俊凯不可怠慢。王俊凯接这歌受到来自工作和人情两方面的压力,一头埋进录音房整整36个小时都没有出来过。我轻手轻脚的进去送饭又轻手轻脚的出来,一点声音都没有,尽量让他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午餐送进去时他开始卡住,等我把装着剩下的晚餐的碗从录音房拿出来的时候他还是卡住。我走出去,轻轻带上门,却听见王俊凯唤了一声我的名字。我转身,落入一个温暖的怀抱。

他将下巴抵在我头上,下巴上冒出来的小小胡渣蹭着我的头发。“秦歌”他念道,将脸埋进我的脖颈处,毛茸茸的脑袋蹭着我的脖子,好看的手指紧紧攥着我的衣角。

“秦歌,我好想你。”

“我不是一直在这里吗?”

“让我看看你。”

 

第二天我还没起床王俊凯便交稿去了,回来的时候顺便给我带了早餐。他穿着白色衬衫,黑色休闲裤,一手挂着钥匙一手提着早餐从门口走进来,跟昨天在录音房憋到崩溃的男生简直判若两人。

“歌交了?”我问道,咬着吸管盯着他。

“嗯。”

“怎么样?”

他笑了笑,眼尾上挑:“非常满意。”

王俊凯非要我一起去看他写的主题曲的电影,我们等了好几天,一直等到电影快下架的时候才去看,果然没什么人了,整个放映厅就我们两个,跟包场没什么区别。我戳了戳身旁包的跟个粽子一样的人:“你可以把你的口罩帽子墨镜外套脱掉了。”

“……”

王俊凯鬼鬼祟祟的四处张望了一番,确定没人后才放心的摘下全副武装。刚摘下墨镜影院便陷入一片黑暗,大概持续了五秒钟,大屏幕上出现光亮,随后电影开始播放。可就在这五秒钟王俊凯吓的不行,死死抓着我的手说:

“秦歌,我是不是瞎了?为什么一摘墨镜什么都看不见了?”

珍爱生命,远离中二病。

 

电影的内容大概就是女主患了脑肿瘤开始慢慢失忆失明,为了不让男主发现伤心跟他提出了分手,一个人躲到国外治疗。可没想到男主一直以不知名的身份默默陪在失明了的她身边。

这个电影的取景和演员的演技都非常好。两个人诀别的时候男主最后一次喊女主名字,王俊凯写的歌就在这时响起来:

 

我记得你说起我们的未来时的期待

也记得你说想和我去看遍人间山海

却怎知万千风景不及你明朗清白

当你笑意温柔跟我说不回头

我该何去何从 寻觅属于我们的

爱的浩瀚宇宙

 

 

“秦歌,你说过你想去看香山的枫叶,敦煌的古迹,长白山的雪,江南的乌衣巷,西藏的布达拉……这些都是你从小到现在想去的地方想做的事,迄今为止你一件都没完成。”王俊凯说,电影里男主来到女主的墓前,镜头给了女主的墓碑一个特写。我的手不自觉抠着椅子,眼睛盯着大屏幕,不敢看他。

“可是没关系,余生很长,我们可以慢慢来。”

“我想陪你一起走过这些地方,你从小到大所有的愿望,都是我的方向。”

“所以秦歌,给我一个机会,让我陪你走完余生所有的风景。”

心跳太快。

我转过头,看见王俊凯坐在那,身后是一片黑暗,他的眼睛璀璨而闪耀,像是熠熠生辉的一场流星雨。

“王俊凯,你是在……告白么?”

“……”

灯光适时地亮了起来,电影已经结束了。王俊凯定定的看了我一会儿,最后无奈的戴上口罩墨镜拎起外套牵过我的手:

“走,回家。”

 



反射弧长出galaxy的我直到晚上睡觉前才反应过来,激动又忐忑的冲到王俊凯房间,他躺在床上看电视,我直接坐到他腿上挡住电视问:“王俊凯,你在电影院那番话几个意思?”

可能我措辞不对,这句话说出来有点恐吓并且好像快要暴走的意味,王俊凯脸黑了下来,从床头拿过手机看也不看我就说:

“你觉得是什么意思就是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在跟我表白。”

“……”他没说话,刷手机。

“是不是啊?”

“……”

我炸毛了,坐在他腿上蹦跶了几下,有点不耐烦了。王俊凯忽然把腿收了回去,我整个人就跌到了床上。他脸色有点僵硬,看着手机说:“赶紧回去睡觉。”

我觉得委屈了,这男的怎么这么莫名其妙,我一生气就扑到他肚子上痒痒挠,不知道为什么他这次居然一点反应都没有。我有些丧气,不甘心的又在他腰上蹭了几下。王俊凯忽然欺身压了下来,手摁着我的手,眼睛微微眯起来。我终于后知后觉有些危险,蹬了蹬腿想逃。他不给我机会,附在我耳边轻轻说:“我刚才让你回去睡觉了。”

言下之意就是我让你走你不走留下来投送怀抱现在想逃太迟了。

他直接就吻了下来,干脆利落,极其霸道。

等我从他的吻里清醒过来的时候,这厮已经开始解我的衣服了。我慌忙拉住他的手:“不可以。”

“小凯,现在不可以。”

他停了手,狠狠地瞪着我,咬牙切齿:“秦歌,撩完不负责,迟早有一天你会付出代价。”

我嘿嘿的笑了两声,推开他往房间跑。谁叫你不告诉我你今天那些话什么意思。

活该。

我照了照镜子,脸上红的可以cos小苹果了。我接了一把冷水洒在脸上,望着镜子里的自己,忽然就笑了出来。

 

 

王俊凯,我好像越来越喜欢你了。

 

 

 

许多人艳羡着王俊凯年少成名星途坦荡,殊不知他在别人看不见的地方如何煎熬忍耐,如何小心翼翼,在这个圈子里,一步错,满盘皆输。

每一次写歌,没有最拼,只有更拼。

起初的一两年新歌出来反响都蛮不错,偶尔也有一两首被喷,但是大致情况还是可以的。到后来慢慢地王俊凯好像江郎才尽一样,经常进去录音房一待就是大半天,可是出来的时候还是一无所获。有好几次,约定的交稿时间要到了,王俊凯还是一字未动,他就把自己关在录音房拼命找灵感,这一关多则两天整,少则半天。就是从那段时间开始,王俊凯掉发掉的厉害,眼睛下面永远都是抹不去的青黑。最后一次的时候他近乎绝望,我看见他如何沉默的推开录音房的门走出来,如何焦躁的将空白的纸张摔在地上,如何沮丧的坐下来,又是如何颓废的望着天花板。

我好几次都想上去告诉他王俊凯你别这样,可是除了这些我什么也帮不了他,于是站在他身后的我缩回了伸出的手,收回了想要给他的拥抱。

我厌恶这样的自己,厌恶自己的无能为力。

可是几乎是瞬间我就释然了,心里像融化了黄莲一样苦涩难耐: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对不对?

你没有能力改变。你早就应该习惯。

习惯他的工作,和自己的无能为力。

这么想来,王俊凯的失踪,好像也在情理之中。

最开始写不出歌的时候粉丝都说没关系,小凯肯定是太累了要好好休息,她们会等下去的。媒体也没什么动静。但是经不住一次又一次的折腾,舆论的声音越来越大,不断的掉粉,媒体的质疑,舆论的压力,自我怀疑,让王俊凯最后选择离开。

我不想说他在逃避。从小到大那么多风浪他都面对了,并且是很好的面对。现在又怎么会逃避?

所以我知道他迟早会回来的。没关系,我等就是了。

没想到这一等就是两年。

完全,出乎意料。

刚联系不到他的时候我特别急,几个玩的好的还有家里人都问过了,没有一个人有他的消息。大概过了半个月,冷静下来以后想了想既然王俊凯是自己走的不是被绑架之类的,就不会出什么事。于是我稍微放下心开始等。

等待的过程漫长而艰辛,我从未想过放弃。

有时候也会想我们会以什么样的方式重逢,当他回来的时候我应该怎么做,可是时间太长了,长到仅仅是等待就消耗了我一大半的力气,我已经没有多余的心思再去想这些。两年的时间我换过工作,头发由长变短又变长,还瘦了两斤。我从他失踪前便开始写的故事,在这两年的时间里完结了,出版了,翻拍了。

尽管原型是他,可是他不能演男主,就好像我不能演女主一样。

因为我记得深刻,他走之前说过这么一段话:

“最初我的梦想是在能容纳超级多人的体育馆里开演唱会,唱自己喜欢的歌。在完成这个梦想的路上我有过很大的偏差,我试过拍戏、主持、参加真人秀。我努力地想向这个梦想靠近一点,结果却是越离越远。现在我的梦想还是一样,将自己的歌唱给全世界听。所以我要做的事只有一件,那就是专注于歌曲的创作和演唱。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年少时候他计划过要在多大的体育馆里开演唱会,演唱会上应该唱什么样的歌,歌曲的演唱顺序又应该如何。他跟我描绘过无数次未来的蓝图。那个蓝图里,有他,有亲人,有朋友,有粉丝,有自己憧憬的超级大的体育馆,有自己梦想中的一切。

只是没有我。

从来都没有。

 

我第一次听他憧憬自己的未来时,小心翼翼心心念念等待着自己名字会在何时被提起,可是没有,王俊凯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的遗忘了这个听他描述自己梦想的女孩子。后来每一次,每一次我的心情都跟第一次一样,期盼着,等待着,紧张着,而结果也总是跟第一次一样。

王俊凯憧憬的未来里,没有秦歌。

即使如此,我还是抱着那一丁点少的可怜的希望,固执地听他一次次提起未来,然后不出意料的换来一次次失望。

绝望生长于失望的精心灌溉。

我还没来得及绝望,他就走了。

我和他的故事即将被搬上大荧幕,他会看到的吧,我心里时不时就冒出那样卑微的期待,他会看到的吧,然后就回来找我,跟我说他再也不会消失。

 




 

拍戏的时候王源精神压力不是一般的大,不仅要忍受一遍遍的重复来演好一个场景,还得当我的忠实听众每天跟我一起回忆有王俊凯的往事。所以在重庆的戏份杀青的那天晚上,剧组的人一起在酒店吃完饭回去的时候打断了我喋喋不休的关于王俊凯的话题。

“秦歌,你醒醒吧。”

我愣了好一会儿,其他人都接二连三的离开,只剩下我跟王源站在走廊里。晚风混着江水和灯光的气息从窗台吹进来,王源的神色微微冷漠。我扬起嘴角,声音却哽咽:

“王源,整整两年了,他为什么还不回来?他为什么还不回来啊。”

王源咬了咬唇,脸上浮现出犹豫的神色,好像是不忍心,又好像后悔自己刚才的话。他沉默了许久,最后叹了口气,说:“你要不要试着做些别的事?”

王源口中的别的事就是主持芒果台的访谈节目,我不知道他是怎样说服导演让我一个一无经验二无专业知识的人来主持,但是当我接到通知的时候我就开始准备。那个时候剧组已经开始了在北京的拍摄,每周录节目的时候我就北京飞湖南,录完节目又飞回北京。第一期访谈的时候是王源跟我一起的,他做嘉宾,一是怕我第一次录制太紧张,二是给这个节目撑人气。

王源刚到后台跟导演唠嗑的时候,我听见导演说了一句:“当初你跟小凯和千玺第一次来录我的节目的时候也就十几岁,现在你们都长大了。”

王源让我醒过来的意思也是这个。我们都长大了,我不能沉睡在十几岁的梦境里不肯醒来。

我调整好状态开始录制。节目一开始就是按照套路寒暄一番,前面几个问题也都比较温柔好回答,没有什么敏感的话题。录制差不多十分钟的时候开始发狠了,问起最近的恋情发展,例如有没有喜欢的人,还有就是套出他平时生活的一些习惯和最近发生的难忘的事之类的。

“听说最近你正在拍新戏,那请问会不会跟女主擦出火花呢?”

“这个嘛,应该是不会的。”

镜头转向王源,给了他完美侧脸的一个特写,我趁机翻了翻台本,已经是最后一个问题了,我松了口气,准备说收尾词,却看见导演手不断比划,示意我翻一面,原来最后一张的背面还印了一个问题。我一看,愣住了。

“众所周知,王俊凯跟你关系匪浅,而自从他两年前失踪到现在杳无音讯,粉丝们都很期待他的回归。你能不能透露一点关于他的消息呢?”

王源也有些诧异,不过很快收敛了神色,回答道:“这个嘛,暂时不方便透露,不过我相信,小凯一定不会让大家失望的。”

但愿如此。


评论(7)
热度(17)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