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凯我】相爱恨早04

CHAPTER  4

“我爱上让我奋不顾身的一个人。”

 

 

王俊凯高三毕业的时候同学聚会,本来只打算在吃个饭就回家,结果被几个同学硬生生架到了KTV。彼时王源和千玺都在外地拍戏,他怕多生事端,偷偷打了个电话告诉我地址让我去接他。我匆匆忙忙拿了手机和钱就出门,赶到包厢门口的时候正想着用什么借口把他拉出来,结果却看见角落里王俊凯坐在一个女生旁边,后脑勺侧对着我,微微低下头,女孩子攥着他的衬衫,两个人亲密的像是在接吻。

我背过身,靠在墙上,告诉自己你什么都没有看到。

我打了个电话给王俊凯:“我到了,你出来吧。”

他那边很吵,含糊不清的应了两句什么。我挂了电话,往KTV门口跑去。

时间已经不早了,马路上的人和车都寥寥无几,我努力不去想刚才的画面,大脑乱糟糟的,根本没注意到那群混混是什么时候靠近我的。

他们口中迸射出的轻薄话语和蠢蠢欲动的四肢让我整个人像陷入冰凉的海水一样慌张到快要窒息。我一直都有听说晚上KTV酒吧等场所会有成群结伴的混混搞事情,可是完全没有想到有一天这样的事会发生在我身上。他们人多势众,围成一个圆一点一点向我逼近,脸上的笑恶心的让我的胃都蜷缩起来。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快速打量了四周,一个男的的手突然就伸了过来,看见有人起头其他的人更加肆无忌惮,一个个围上来拽我的胳膊想将我拖走,手臂上油腻而冰凉的触感让我极其反胃,我使劲甩着手臂想要摆脱他们的纠缠。而这个时候,王俊凯出现了。他喊了一声我的名字,往这边冲过来。我心里一慌,大声喊住他:

“别过来!回去!”

他脚步顿了顿,没有听我的,反而加快速度冲过来。身旁的混混见有人过来,停住了拉扯的手,却没有松开。我听见一个人说:

“这男的怎么这么眼熟,好像是唔——”

我捂住他的嘴,膝关节直直捅上他的腹部。他闷哼了一声,剩下的话没说出来。其他人的注意力被他刚才说的话吸引,听他说一半,一个看上去是这群人中头头的男的转过来问:“吴什么?”

却看见他捂住肚子蹲在地上。一群人没反应过来。我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撞开他们冲出去,拉起王俊凯就跑。后面的人反应过来以后骂了两声也冲了过来。我对王俊凯说:“不管发生什么你千万别插手,站在我身后就好了。你的身份特殊,懂?”

王俊凯想辩解,一时也找不出合适的说词。他的身份确实特殊,若打起架影响恶劣。那群人已经追了上来。我扫了一圈,发现角落里有几个空的啤酒瓶,悄悄往那边挪。等他们再次将我们围成一个半圆的时候,我抄起两个啤酒瓶猛地往其中两个人身上砸。这一举动虽然干掉了两个人,但是却惹恼了剩下的人。

我真的没想到他们直接就掏出了刀冲过来。我再抄起两个啤酒瓶砸下去,一个躲了过去,一个砸到了肩膀。我还没来得及再回击,手臂上已经被划出了一道血痕。

刀不认人。我张开手臂本能的护住身后的王俊凯,啤酒瓶只剩下一瓶了,我微微偏过头小声的跟王俊凯说:

“等会我一把酒瓶砸碎你就跑,别回来,赶紧回家。”

王俊凯抓住我的手臂想说什么,我挣开他的手,紧紧握住酒瓶,指尖用力的泛白。整个手臂都在颤抖。

我很怕。

可是王俊凯在身后。他不能出手。

面前是明晃晃的刀子,身后是他。我冲上前,用尽全身所有的力气将酒瓶砸到领头的身上。一瞬间,血丝渗出他衣服,我吼了一声:

“跑啊。”

王俊凯跑出去,没有回头。

 

最后我还是顺利地回到了小区。王俊凯的同班同学正好一窝蜂的出来准备回家。我喊了声王俊凯平时玩得好的兄弟的名字。他跟几个男生一起从人群堆里出来。那群混混看见自己处于弱势,便全散了。我全身上下的力气好像都被抽光,脚一软,跌坐到了地上。

王俊凯兄弟之前见过我,见我这般,上前想要扶我一把。我摇摇头,咬牙站了起来,道了谢,打的回到小区。

到家楼下才觉得身上火辣辣的疼,借着路灯的光看了一下,手臂和腿上都被划了两三道。路灯旁的阴影里走出一个人,我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开启了警戒状态。

仔细一看,却是王俊凯。

“你怎么还不回家?”我皱了皱眉头,问道。

他不说话,拉过我的手臂看。暗黄的灯光下那几道血红的伤痕分外醒目。我想把手抽回来,却换来更用力的拉扯。

“疼吗?”他问,嗓子哑的不行。

“还好。”整个手臂都是火辣辣的疼,王俊凯你快放手吧不然我要站不住了。

我感觉到手上有凉凉的液体划过,抬头看了看王俊凯。他背对着灯光,整个人陷入黑暗之中,他低着头,长长的睫毛遮住眼底所有的情绪。我刚想说什么,又一滴液体滴落。

“王俊凯,你哭了。”

他沉默着,眼泪滴的更加凶。我皱着眉头说:“王俊凯,看我。”

 

“对不起……”

突如其来的道歉之后,王俊凯用力抱住我,却仍然小心翼翼避开我的伤口。他永远都是这样温柔而细致。我忽然想起在KTV里看到的画面,涩涩的问道:“王俊凯,你抱过其他女生吗?”

“没有。”

“那亲呢?”

他松开我,眼睛有些泛红,盯着我看:“从来都只有你一个。”

我放了,轻声说:“早点回家吧。”

我们一直走到两个人的家门口,妈妈不在家,我掏出钥匙开了门,没想到王俊凯也走了进来。

“你干嘛?”

“帮你上药。”

 

王俊凯一直等到我睡着了才离开。我躺在床上,伤口火辣辣的疼,始终睡不着。王俊凯坐在我床边,过了很久,他以为我已经睡着了,忽然说道:

“如果我不是明星该多好,你不用为我挡刀,不用受这么重的伤,就不会疼了。”

原来他看见了我在上药时偷偷擦去的眼泪。

“对不起。”

“我真的很没用,不能保护自己身边的人,永远都要你们来保护我。”

我假装熟睡,翻了个身,背对着王俊凯,眼泪在他看不见的黑暗角落肆无忌惮的流了下来。我听见他反复的念着我名字,我听见他很小声很小声说的一句——

 



我爱你。

 



 

有什么样的情感才能将眼泪点亮成黑夜里的流星,用什么样的语言才能让人赴汤蹈火披荆斩棘遍体鳞伤也在所不惜,是怎样的人才能将秋日纷纷扬扬的落叶编织成万蝶齐舞的壮阔景象——

应该是爱吧,应该是我爱你吧,应该是他吧。

当我爱的少年怀着满腔热情对我说:“我爱你。”

我看见整个秋天的落叶都回到了树梢,流云收回了雨痕,所有伤口都开出了缤纷的花。

我们好像又回到了小时候。百叶窗折射的光影,玻璃瓶里停留的蜻蜓,他在树下跑着,唤来一阵清风。爱意就在那时悄悄种下,经年之后生长成繁茂的葱郁的绿色海浪,温柔的怀抱着不谙世事的我们,再难逃离。

 

于是我心甘情愿的陪在他身旁,将一生一次的青春毫不犹豫的双手奉上。我虔诚而热烈的祈盼,未来每一次风浪都由我来替他挡。

而他只需要好好唱歌,好好长大,做自己想做的事。

即使他重复了无数次的未来里没有我。

即使没有我。

我依然爱他,且爱意浓烈不减分毫。

 

 

 

第二天天亮我去他家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了。阿姨说他一大早就飞外地赶通告了,还问我为什么大夏天的穿长袖长裤。我嘿嘿一笑,随便找了个借口带过去,婉拒了阿姨留我吃饭的提议。

没有王俊凯的日子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整个暑假我都没见过他一次。听阿姨说他回来过,隔天又走了。我在电话里问他:“你回来了干嘛不来找我?”

“你干嘛不来找我?”他反问。

我几乎是咬牙切齿的回应:“我天天都往你家跑,就差没住在你家里了。谁知道刚好你回来的那天我去外婆家了。”

那边静默了一会,没有说话。我也跟着沉默。过了一会儿,王俊凯说:

“秦歌,我好想你。”

可是我不敢见你。

王俊凯站在休息室里,手紧紧攥着手机,望着来往的人群,眼眶酸涩。

秦歌,我会努力变得强大,你要等我。

 

 

我连着做了三期的访谈节目以后,已经是五月份了,电影的拍摄已经完成了一大半。千玺回来北京休假,王源拉着我一起吃饭。许久不见,楠楠长大了好多,我以前就特别喜欢揉他的脸,现在还是。可是小屁孩长大了,不肯给我捏了。我托着腮望着他,长大了的楠楠眉目间跟千玺有几分相似,但是高冷的脾气跟他哥简直如出一辙。

楠楠虽说已经十几岁,但终究还是小孩子。吃着吃着忽然插一句:

“小凯哥哥还没回来啊?”

千玺瞪了他一眼:“好好吃你的饭。”

楠楠偷偷看了看我,可能也意识到自己提了不该提的话题,乖乖把头埋进了碗里。

“我看了你的节目。”千玺似笑非笑的说,“真是没想到你还会主持。”

说到这个,我举起酒杯敬王源:“由衷感谢源哥给我这个机会,我以茶代酒,先干为敬!”

王源也不客气,一口喝光杯子里的酒。气氛上来了,他们俩就不停的喝酒,一杯一杯的干。最后醉的不省人事。千玺还好,有个楠楠带他回家。王源就尴尬了,我要是送他回去明天的头条就是我了。我看了看瘫在椅子上的他,于心不忍,最后打了个电话让小马哥过来接。我跟他坐在包厢里,他忽然叨叨:

“王俊凯,你真的忍心让秦歌一直等下去?”

“你太狠了吧。”

“算了,随便你。”

“……”

他说的含糊不清,我却听懂了大概。难道他跟王俊凯一直都有联系。

小马哥打电话过来,说自己到楼下了让我们下去。我扶起王源把他塞到车里,自己顺便也坐了进去。

北京城果然是不夜城,十一点多还是灯火辉煌。我望着车窗外不断倒退的风景,有什么东西潮水一般从心岸涌上来,有些让我喘不过气。

“难道我就这样过我的一生

我的吻注定吻不到最爱的人

为你等从一开始盼到现在

也同样落得不可能”

车里播放的音乐一遍一遍循环在我的大脑。我的眼泪一下子流了出来,一滴一滴砸在衣服上,晕开更深的痕迹。车辆在公路上平稳前行,霓虹灯不断闪烁,整个城市像是被灯光包围的巨大舞台,每个人都在上演着悲喜离合。每一分,每一秒,都有人死亡;每一分,每一秒,都降临新生。有人离开又归来,有人一声再见便是永别。

王俊凯,你是属于哪一种人?


评论(4)
热度(18)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