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凯我】相爱恨早05

CHAPTER  5

“你谋划是你一场翻云覆雨的思量,我痛饮是我半晌风平浪静的紧张。”

 

在北京的戏份没有在重庆那么多,所以很快便杀青了。故事的最后,他们回到重庆,回到初遇时的地方。女主站在自己家门口,对面是刚刚开门出来的男主。

久别重逢。

杀青的时候王源比谁都激动,上蹿下跳跟剧组的每一个人都击了个掌,这种兴奋一直持续到晚上的庆功宴,结果他喝得比之前跟千玺在一起的时候还多。公司的人都在宿舍那边,赶过来至少要一个半小时。王源含糊的拿出手机让我给住在这附近的助理打个电话,刚挂断就有一个电话打进来,我习惯性的按起了接听键,随即反应过来这是王源的电话,刚想把手机给他,电话那头却传来一个男声:

“源儿。”

 

这个世界上,会用这样的语调这样的语气这样的语言称呼王源的,只有一个人。

 

“王俊凯。”

 

我生涩的念着他的名字,这三个字组成在一起变成生僻的词语,我小心翼翼的念出来,好像在害怕着什么。

他听见我的声音,正如我听见他的声音时的反应,我知道的,他也是怔忪了片刻,回过神来以后肯定慌乱又无措。

是有多久没听见他的声音了啊……

久到长夏已尽江水已歇,久到我们一起走过的年岁变得模糊,久到年少的誓言被生活分解的支离破碎,久到不知不觉间爱意已经深刻到灵魂。

这么多年等待累积起的思念,在听到他声音的一瞬间,土崩瓦解。

扬起的尘土铺天盖地,避无可避。

他当机立断的挂了电话,足够冷静,足够理智,跟当年TFBOYS队长少年偶像的模样不差分毫。

只是再也不是初遇时的那个人了。

他变成了一个很好的大人,我却怀念还是个孩童时的他。

那个时候,我们的灵魂干净而澄澈,人间的喧嚣纷扰都离我们很远,太阳和煦的像泛黄的老照片,每一片树叶的脉络都不一样。我们都曾是围在石桌旁听老人家讲故事的小孩子,为了一颗糖会开心好久,七彩糖衣折射的光芒比任何一场烟火都璀璨。我们也会为了坏掉的玩具闷闷不乐甚至嚎啕大哭,在孩子的眼中,没有什么小汽车旋紧发条开动的声音更动听。那个时候我们不知道泪水可以代表很多的意思,微笑也不一定代表善意。那个时候的梦想单纯而简单。

好好唱歌,和听他唱歌。

好好长大,和陪他长大。

那个时候的王俊凯,和那个时候的秦歌。

天下无双。

 

 

 

我看着屏幕上的号码,终究没有保存,将手机还给王源以后下楼离开,正好赶上最后一班公交车。城市公路旁立着的巨大的广告牌,广场的LED灯,地铁站的屏幕……他身影曾经出现在这些地方,桃花眼在灯光下水波潋滟,牙齿整齐,露出笑容浅浅。

他曾身披战袍手握话筒在舞台上用心歌唱,也曾一袭白衣笑容浅浅站在路灯下等我回家。他曾鞠躬感谢所有爱意与支持,也曾低下头给我以拥抱亲吻。

我想起他,满脑子都是他的善良温纯,他笑起来时日月温柔,他生气时天地覆灭,他悲伤时万物倾颓,他安静的时候山水清朗。

他还是那么好,我还是那么喜欢他。

可我们怎么就回不去了啊。

 

 

 

王源酒醒之后看见手机上的通话记录就知道自己摊上事儿了,暗叫不好,打了王俊凯电话:“我刚才喝醉了,你打我我电话了?”

“嗯,秦歌接的。”

“……大哥,我错了。”

那边静默了一会儿,王源欲哭无泪的等着王俊凯的回答,瞒了这么久的事还是败露了,而且是败在他手上。

“没关系,反正我本来就决定下周回来。”

“你要回来了?”

王俊凯似乎心情很好,话语间带着浅浅笑意:

“王源儿,你哥我这辈子都不可能写出这么完美的专辑了。”

床头灯闪了两下,忽然灭了,房间陷入一片昏暗。王源的眼睛熠熠生光,嗓音清亮:

“回来就好。”

 

 

我做完最后一期的节目回到后台跟相处了几个月的工作人员致谢,谁知道导演助理小何匆匆赶来说:“秦歌姐,节目临时加了一期,明天晚上就开始录制。”

我有些懵:“明晚还有一次?”

小何点点头,回答道:“对,导演刚刚通知的,具体情况我也还不清楚。”

“那……嘉宾是谁?”

“不知道,一个大咖。”

我稀里糊涂的在节目组安排的酒店住了一晚,第二天下午去电视台化妆对台本,神秘大咖还没出现,我想不出来娱乐圈哪位明星腕儿这么大,上完妆,跟导演交流完节目的事宜以后便坐在那等神秘嘉宾的到来。等了大概十几分钟,中途去卫生间洗了个手,回来的时候节目组的人都围在了一起,里三圈外三圈,不知道在看什么。

我不想过去凑热闹,靠在窗户边望着楼下的公路,觉得有些喘不过气,心速变得快了些,我深呼吸几下,却始终平复不下来。忽然觉得有人在看自己,偏过头,面前已然站着一个人。

 

他穿着白色的衬衣,一边手腕的袖口松开了,衬衣塞在有些泛白的破洞牛仔裤上,双腿笔直,帆布鞋的码数从十八岁那年便没有变过。他伸出手,手指修长骨节分明,掌心的纹路错综复杂,像是森林中交错的树枝。

他拉住我的胳膊,手心的温度毫无保留的传到我的皮肤,沿着脉络流淌到全身四肢又回到心脏,于是心房里变得温热而湿润,心脏内壁的花纹被水汽氤氲的模糊又重新变得清晰。

下一秒,我的发丝,手臂,胸膛,双腿都被滚滚而来的热意环绕。

 

温热的,绵长的,落在耳畔的他的声息。

湿润的,深情的,凝望着我的他的眼睛。

 

他抱得很紧,紧的我快要喘不过气,用力之大仿佛在害怕失去什么。

无数的画面在我脑海里快速闪过,九岁的王俊凯,十岁的王俊凯,十五岁的王俊凯,二十五岁的王俊凯……记忆中的他鲜活而真实,仿佛就在我面前伸手就可以拥抱的距离。于是我伸出手,碰到他的后背。空调的冷气吹过来,我从回忆里清醒,才想起来自己拥抱着的是二十八岁的王俊凯,是一个冷漠自私,离开两年杳无音讯的王俊凯。

就是这样一个冷血的人,我却可悲的贪恋他怀抱的温度。

我推开他,力气小的可怜,他却这么轻而易举的被我推开了。他站在我面前,举手投足间带着雨露的甜香,眉眼间有山水清朗。

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老了。

他好像还是那个逍遥在天地间的少年,衬衣单薄,一双眼看遍世上纷纷扰扰也始终干净澄澈,走过山长水远日升月落步伐仍然轻盈明快,纵使人心薄凉他也永远温纯良善,像一棵北方的树,枝干鲜明苍劲,挺拔而笔直的立于浊浊人世,与时光抗衡。

他还有梦,还能不顾一切的追梦。

而我,而我们,再也没有了一腔孤勇,尚还年轻的脸庞终会生出纵横的纹路,黑发终究还是褪了色。我们避无可避的被时光打磨的学会顺其自然,随波逐流。

期待两年的重逢就这样以一个被我推开的拥抱草草了结。节目录制的过程中我完全把王俊凯当做一个陌生人,心中有再大的波澜都被我掩饰的很好。

节目组把王俊凯两年的失踪归结于闭关,据说是他的经济公司这么交代的。我笑笑不说话。

 

“这期节目我们很荣幸的请来了刚刚结束两年闭关的王俊凯,请他向我们的观众朋友打个招呼。”

“大家好,我是王俊凯。”

“王先生当初闭关真是很突然呢,连新作品的发布会都来不及参与就匆匆忙忙的闭关了。”

“是的,由于某些特殊原因,这次离开公众的视野有些仓促,没有跟粉丝们好好打声招呼,在此跟大家道个歉,真的很抱歉。”

“王先生闭关的时间好像比其他明星都久一些,一闭就是两年。”

“因为我立志要创作出让自己满意的专辑才能回来。我相信这次带回来的作品一定会让大家满意。”

“王先生这么有信心啊。能不能在节目里提前透露一下新专辑的内容呢?”

“这两年里我创作了两张专辑。其中一张专辑收录了六首歌,每首歌的类型都不一样。”

“那另一张专辑呢?”

“另一张专辑,是写给一位故人的。”

我望着王俊凯的眼睛,他带着笑意时沉默的望着一个人的样子最深情,正如此刻他望着我的样子。我笑着问:

“是什么样的故人呢?”

他沉默了一会儿,导演想示意我跳过这个个人色彩太浓烈的问题,却听见他说:

 

“是一位,我很想念的故人。”

 

他没有了笑意,只是沉默的望着我,沉默的看上去快要接近悲伤的样子。

我将目光转向一旁,作思索状,按照台本的安排问下一个问题:

“王先生今年已经二十八岁了,当初的‘二十五岁之前不谈恋爱’的诺言已经过期,请问王先生有打算恋爱么?”

“嗯……随缘吧。”

接下来唠了一会家常问了几个无关紧要的问题便结束了录制,我妆都不想卸拿了包就往机场赶。去机场的路上铺天盖地都是王俊凯回归的话题,街上的LED灯屏,微博微信贴吧空间无一例外。我收起手机,闭上眼睡觉。

我清楚地做了一个梦,梦到了我和他十几岁的模样。睁开眼的时候快到机场了,公路上的灯光被夜色氤氲的模糊而遥远,夜色已深,城市像是空空的纸箱。我忽然怀念起重庆的夜晚,怀念小区里扯家常的老爷爷老奶奶,夜钓的阿姨,家门口和煦的灯光,清凉的夜风,还有无声江水。

 

 

重庆呐……

我们的故乡。

 

 


评论(1)
热度(24)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