渝笙

众生皆苦。

【凯我】相爱恨早06

CHAPTER  6

“你是我未曾拥有无法捕捉的亲昵,你是我朝夕相伴触手可及的虚拟。”

 

 

见鬼了。

我死死盯着正前方,表情冷漠,脸部僵硬。

天杀的。

飞机上的毯子的一角被我揉在手心,生无可恋。

 

谁能告诉我,为什么坐在我旁边的,会是王俊凯?

TELL ME WHY???

旁边投来的目光深情而专一,从起飞前就一直盯着我看。

而我,高冷的像个公主。

对,就是那种头发披在肩上身上盖着毛毯优雅的蜷缩在座位里的小公主。

我身旁这位突然转移了目光,开始自拍。我高冷的瞥了一眼他的镜头,看见了自己披头散发盘腿坐在位子上脸色惨白身上裹着一层地毯一样的东西,造型跟东北糙汉子没什么区别。

犀利,个性,引领时尚新潮流。

我继续保持这样出淤泥而不染的高洁情操,旁边的王先生却突然伸手帮我拉了拉毯子,我高冷的看了他一眼,只见他小心翼翼的问道:“秦歌,能把你的毯子再拉上去一点吗?差不多拉到脑袋上,如果把你整个人都遮住就更好了。”

我高冷的向他投去不解的眼神,他笑了一下,解释道:“因为我要自拍啊,旁边裹着一团跟贞子一样的不明生物太不雅了,还是遮起来比较好。”

科科。

你才贞子,你才不明生物,你全家都不明生物。

我将白眼翻到了天上,扯上毛毯倒头就睡。

 

 

不知道过了多久,我迷迷糊糊的醒过来,感觉很羞耻。

我刚才做了一个梦,梦见王俊凯亲了我。

我偷偷瞥了一眼身旁的人,他闭着眼睛,嘴巴微微张开,似乎是睡着了。我伸手在他面前晃了晃,没反应,应该睡着了。我凑上前,趴到他面前。他的五官一直都很精致,比照片里好看一百万倍。两年之后回来脸上的胶原蛋白一点儿也没少。我凑近了些,他的睫毛又长又密,此刻安静的垂下,我目不转睛的数着他的睫毛,好像比以前多了一点,又好像没变。

王俊凯突然睁开眼睛,吓得我手脚并用的想缩回自己的位子,结果脚下一滑,整个人扑倒他腿上,位置尴尬。

丢脸丢大发了。

我整张脸都憋红了,用力撑起来,脑袋别向窗外,拒绝交流。

“秦歌……”王俊凯慢悠悠的叫道,语气间掩不住笑意。

“你闭嘴憋说话转过去不许看我!”

他往我这边挪了挪,凑近了些:“你是不是害羞了?”

我把毯子揉成一团砸向他,恶狠狠的骂道:“害你妹!”

他眉眼间都漾开无尽的笑意,一双好看的眼睛盯着我,说:“你明明就是害羞了。咱俩谁跟谁啊,在一起二十几年了什么事没做过,有啥好害羞的啊。”

我忽然就冷静下来,觉得有些烦躁,又有些恼火,忍不住呛他:“王俊凯,你可别这么说。至少我没有莫名其妙的失踪两年吧?”

他的笑一下子僵住了,气氛尴尬到了极点。飞机上的广播响起:“各位旅客请注意,我们的航班即将到达重庆江北机场……”

我低下头,检查了安全带,然后望向窗外,没有看他。

他再没有说话。

 

下飞机以后,机场被记者包的里三层外三层。王俊凯走在我前面,一顿乱挤后上了一辆黑色轿车。我打了的士回小区。走到半路才发现王俊凯的车就在我后面。我每隔两分钟看一次后视镜,那辆黑色轿车一直跟着,我停他也停,我走他也走。我掏出手机想打他电话,刚摁了一个键又放弃了。

 

其实你还是想他的吧。其实你还是希望他来找你的吧。

 

我清楚地知道,我永远没有办法对王俊凯冷漠。以前是这样,现在也是。

小时候有一次,阿姨跟叔叔有急事,将王俊凯交代给我妈妈。那天正好跟外婆约了吃饭,就带着王俊凯一起去了我外婆家。

外婆家后山种满了竹子。外公做了一把弓放在后院里,王俊凯先看到了,跑过去拿起弓开始玩。我特别羡慕,也闹着要,王俊凯便把弓给了我。这样一来他自己就没得玩了。外公无奈地花了十几分钟又做了一把,这把更精致,我见了又闹着要跟王俊凯换。当时两个人都是小孩子,感性冲动。王俊凯不肯再让,两个人就开始打架,是真的打起来。王俊凯没下重手,但是对比他小三岁又是女孩的我来说已经很疼了。外婆跟我说,那是我有史以来哭的最厉害的一次,天翻地覆,风起云涌,吓得她家的鸡一直不敢下蛋。我的耳后还有一到小小的疤痕,就是那次打架的时候留下的。

我哭是因为疼啊,疼了就很生气,不想跟王俊凯说话。我一个人搬着小凳子坐到角落里,抽抽搭搭的,就是不想看见他。他过来跟我道歉,我也不理。要给我呼呼(小时候受伤大人都会往伤口吹气,说呼一下就不疼了),我把他伸过来的手打掉。总之他要做什么我就偏不让他做。

结果他也哭了。

他蹲在我的小凳子旁边,垂着头一言不发,看上去可怜极了。我眼泪还没擦干净,就被他抬头的那一刹那红红的眼眶吓得慌张的擦掉眼泪,心软的一塌糊涂,小凳子不坐了,也不管刚才被他打的事了,蹲在他身边老心疼的说:

“小凯小凯,你别哭了,我再也不跟你生气了,我再也不会不理你了,对不起,你别哭了。”

王俊凯默默擦去眼泪,吸了吸鼻子,那副样子让年纪尚小的我都觉得自己简直,罪孽深重。

 

二十年来,每一次,不管是谁的错,最后一定是我先服软。

我舍不得王俊凯有一丝负面的情绪。无论是六岁,还是十六岁,还是二十六岁。

所以他离开我,瞒着我,我的等待,所有的一切都是我活该。

最先陷进去的人是我,最放不下的人也是我。

而王俊凯,好像不曾有过一丝的牵挂,惦念,或心疼。

 

 

到了小区门口,司机帮我把行李箱搬出来,我走进小区大门时王俊凯坐的车也稳稳当当的停下来。他一路尾随我到我家门口,我可以理解,毕竟他家就在我家对面。

可是你一闪身躲进我家是几个意思?

我抱着双臂居高临下的瞪着坐在我家沙发上的王俊凯。他一脸无辜,自己叨叨着:

“哎你家这水杯用了十几年了还是没换,你看这还有我画上去的小花。”他拿起我的水杯上下摆弄着,放到眼睛上透过杯底看着我。

“你家沙发一直都比我家的舒服,特别软,特别Q萌。”说完还坐在沙发上弹了弹,笑得猫纹都出来了。

他像是发现新大陆一样突然从沙发上弹起来,惊喜地抱起电视旁的相框,说:“你看看这张照片,啊,当时你拍照的时候我就在旁边,你看,我的手都被拍进去了。”边说边指着相框望着我,眼睛亮亮的。

我没心情跟他追忆童年,冷漠的逐客:“王俊凯,这是我家,我请你离开。”

他也不生气,又坐到沙发上,笑嘻嘻的望着我:“你终于肯叫我王俊凯啦,节目里一直叫王先生,我都不习惯。”

“我请你离开。”

他像是没听到一样,自顾自的玩着手指。我又将话重复了一遍,这一点我倒很像他,在某些方面固执又偏执,即使再舍不得也永远不动声色。

我有自己的原则和底线,不可动摇。

我在他说话之前将这句话说了出来,王俊凯应该是第一次看见这样冷漠绝情的我,他看上去底气有些不足了。想起他之前的样子,我不明白他是从何而来的自信和笃定,笃定我会原谅他,还会回到他身边。

王俊凯忽然扯过我,我没有反抗。他的怀抱一如既往的温暖。我抢在他开口之前说道:

“王俊凯,你什么也不用说,真的。”

“你心里在想什么,你离开的原因,你接下来想说的话,我都知道的。”

我强撑着面子说,如果我稍微冷静一点就会发现自己已经逻辑混乱语无伦次了。可是当时我只顾一股脑的把想说的说了,用尽所有可用的词汇堵住王俊凯想说的话。我知道如果这时候不说,等他开口我就再也没机会了。

他说起情话的时候很认真,看上去一往情深。

输的永远是我。

所以我抢在他之前说:“王俊凯,我都知道的。”

我发现我在跟他玩文字游戏。我忍不住笑了,我站起来,走得远远的,微微的近视让我看不清他的脸,看不清他脸上的表情。

我说:“王俊凯,我都知道的。我只是不理解。”

“我想不清楚,真的想不清楚。”

他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什么,我急忙制止他接下来的行动,有很多话想说出来,但是我完全理不出头绪,于是我的话语变得毫无逻辑性。我看着模模糊糊的他说:

“我六岁的时候遇见你,小学到初中,初中到高中,然后是大学,接着大学毕业。从进公司开始,签约,出道,到后来正式以一个歌手的身份出来工作。我参与了你人生所有的重要阶段。”

“我以为有这二十几年的陪伴,在你心里我和别人应该是不同的,我至少有那么一点的特殊。”

“两年来,你爸妈,王源,千玺,他们都知道你的消息。而我什么也不知道,像个傻子一样想你担心你。”

“王俊凯,我算什么啊?”

“在你心里我他妈到底算什么啊?”

 

王俊凯愣在那里一动也不动,看到他这个样子我鼻子特别酸,于是原本就模模糊糊的画面更加模糊。我跟他说:

“小凯,其实你只是习惯了我的陪伴而已,你从来没有喜欢过我,哪怕是一点点。”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其实很早就看清了这个事实,可是这么多我一直都在逃避,是王俊凯将我拉回现实。

他用实际行动告诉我:秦歌,我从来没有喜欢过你。

可是我不甘心啊。

在没有听到他说放手之前,我永远都抱着那一丝侥幸的希望装作没事人,等他回来。我不是喜欢拖泥带水的人,却永远在关于王俊凯的问题上反复思量,纠缠不清。

王俊凯一直沉默的坐着,我现在笑起来一定很难看,于是我干脆不笑,走过去蹲在他脚边,不顾满脸泪渍抬头望着他,声音哽咽说着:

“如果仅仅是喜欢一朵花,就把它摘下来;如果你爱它,就会愿意每日无论远近阴晴的赶来为它浇水。”

“小凯,喜欢是遇见他时挂在嘴边的笑,而爱是心跳停的那一秒。”

我还是笑了出来,那一瞬间我觉得自己好像真的释然了,我言辞灼灼一番话说得恳切而真诚,连我自己都忍不住相信了。我不再看他的眼睛,只是盯着他的手说道:

“我们小凯啊,以后会遇到你真正爱的女孩子,所以……”

“所以现在,我们放手吧。”

王俊凯还是沉默,没有丝毫要走的意味。我起身,腿麻的厉害,跌跌撞撞的往卧室走去。王俊凯跟了进来,沉默的望着我,突然开口,涩涩的说:

“秦歌,你是不是不要我了?”

 

王俊凯总是有这样的本事,总是能让我心软。我背对着他,将细碎的呜咽声憋回肚子里,话语决绝:

“王俊凯,我再也不会喜欢你了。”

评论(4)
热度(23)
  1. 嘟总家的Karry楠渝笙 转载了此文字

© 渝笙 | Powered by LOFTER